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开始怀疑世界的朱允炆

第八十二章 开始怀疑世界的朱允炆

        解缙能看明白,通过减少数量的方式来维持销售的火爆。

        但他不知道,在这等手段后面,究竟还能有何手段。

        圣人说,有教无类。

        但还有言,天下的学问都是学问。

        本着学以致用的原则,解缙追问道:“殿下后面还有何手段?”

        对眼前这位少年神童,国朝翰林学士。

        朱允熥永远都是抱着最大的耐心:“提价!”

        “提价?”解缙愈发不解:“这冰玉冻本来就是一份难求,明日又要数量减半,若是如此,还要提价,是否会激怒他们?”

        激怒客人?

        朱允熥笑了起来。

        解缙的问题,让他想到了当初那些人疯狂某新品时的场面。

        就算是将老板家祖上十八代的母系都给上了,最后还是乖乖掏钱抢购。

        在解缙愈发疑惑的目光下。

        朱允熥淡淡道:“明日冰玉冻一份二两银子,他们会生怒会有怨言,但他们绝对不会放弃抢购。至少,在所有人都品尝过之前,他们不会放弃。”

        而在这个前提之上,还有一件事情朱允熥没有说。

        那就是这冰玉冻的质量,同样是维系销售,从城中那些有钱土财主手中圈钱割韭菜的因素之一。

        而朱允熥的话还没有结束:“后日,冰玉冻会停售。等到下一日,恢复今日的数量,但价格会再次提高至三两银子一份,连续三日。之后恢复数量,恢复一两银子一份,放开限售。”

        这时候解缙的脑袋已经绕不过来弯了,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如果真的要这样干,那些人是否会如朱允熥此时脸上那自信的表情一样,乖乖的到常家铺子购买冰玉冻。

        朱允熥微微一笑:“我已与皇爷爷说好,后日会赏赐一批冰玉冻给朝中各部尚书及勋贵里的公爷们。”

        “这……”解缙长大了嘴巴。

        好一手借势,狐假虎威!

        到这里,解缙已经无话可说了。

        他目睹着窗外,那些已经买到冰食的百姓,行色匆匆的将其抱在怀里,往家的方向赶,生怕冰食被这炎热的天气给烤化了。

        稍晚一些,解缙才回头再次询问:“殿下为何忽然要赚这钱?依着臣下的了解,殿下在宫中似乎并不短缺了钱钞用度?”

        如果不是了解朱允熥的秉性,解缙都要认为他这是在不务正业。

        朱允熥和一旁的孙成对视一眼,笑了笑:“大绅兄,你说国朝如今的兵器和春秋战国之前的兵器相比如何?”

        解缙下意识说道:“自是不同凡响,二者不能比拟。”

        朱允熥引导着问道:“为何会有不能比拟?”

        “自然是因为如今的兵器更盛一筹,匠人工艺更加精湛,就连材料也不一样。”解缙不曾多想的解释着。

        但是下一刻,他却是愣住了,抬头看向朱允熥。

        见解缙脸上露出明悟的神色。

        他笑道:“古时,百姓只能背水灌溉,后来有了引水渠,再后来还有水车。从最开始的青铜兵器,到现在国朝使用的火炮。天下万物皆是在不断改进改善,而这个过程则需要耗费数不尽的钱钞。”

        解缙点点头,但心中却还是存有疑惑:“可大明有将作监,有宫造院,有工部。殿下以千金之身,何以要自己出手?”

        朱允熥打了个哈哈,转口神神秘秘道:“等往后,大绅兄便明白了。”

        他是不知道该如何和解缙解释,只能故作神秘了。

        解缙倒是无所谓,见朱允熥这般说,只当是其中另有隐情,殿下不愿与自己说的。

        朱允熥见楼下对面常家铺子的冰食已经快要卖完,挥挥手转过身就往外面走。

        “走了,今日也就头日过来瞧瞧情况。”

        解缙转身叉手作揖:“臣下恭送殿下。”

        朱允熥哼哼着道:“对面给嫂嫂还有侄儿留了几份冰玉冻,你回去的时候给带上。”

        还不等解缙说感谢的话,朱允熥已经领着人消失在了门口。

        等到了外面的街上。

        朱允熥避过还停留在常家铺子里的百姓,向皇城方向赶。

        等到了人少的地方,他才开口:“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孙成当即开口:“回三爷,那戏班子到了应天城便住在成贤街那一片,这几日都是往返秦淮河登台唱戏,在城中也算是有了些名气。”

        成贤街在北城,就是国子监那一片。

        那戏班子来应天城是为了赚钱的,想查很简单。

        说到这里,孙成小声道:“那个青衣……确实是戏班子里的人,属下这几日暗中查探,那人是随戏班子一起从苏州府那边过来的。”

        “哦……”朱允熥好奇道:“那他这几日都在作甚?”

        孙成说道:“跟在戏班后面,也登台唱了几次,有些功夫。”

        这话是在说,那青衣并非是伪装的。

        朱允熥脸色一沉:“盯紧,务必查出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

        “该死的老三究竟要做什么?”

        教坊司连成片的后院,其中一处小院屋子里。

        后背上带着一片片青紫的燕姐,裹着凌乱的衣裳遮掩着自己,转过身子坐在了朱允炆面前。

        “官人今日这是怎的了?”

        啪!

        一声脆响在屋子里响起,朱允炆脸色铁青,而燕姐已经是伸手捂住了涨红的脸颊,眼中带着晶莹的泪水楚楚可怜的注视着朱允炆。

        朱允炆低喝一声:“你这贱婢,叫你多管闲事了吗!”

        燕姐心中一颤,赶忙低伏在了朱允炆面前:“官人饶命,是贱婢的错。”

        说着话,她就要拿那张。

        却不想被朱允炆一把推开:“该死的贱婢!他究竟想要作甚!如此胡闹,竟然也没人管教于他!”

        燕姐瞧出了朱允炆今日的恼火,只能是缩在一旁低着头擦拭着自己的身子。

        朱允炆看着女人的模样,冷哼一声。

        “凭什么!”

        “就是凭什么!”

        “能让他这般的有恃无恐?”

        今日常家铺子售卖冰食和冰玉冻的场面,他去看了,离着远远的看。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皇爷爷为何会这般的纵容与朱老三那厮。

        而自己每日勤学苦练,却再也得不到一句夸奖。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朱允炆不由的闷头自问。

        燕姐唯恐客人在自己这里出了事,小心翼翼的上前试探着:“官人……贱婢好热……热……”

        她扭动着双腿,两只脚已经是架在了朱允炆的眼前。

        朱允炆冷哼一声,双眸忽的一亮。

        再转眼,他的手上已经是多了。

        燕姐身子不由一颤,但想着事后那丰厚到任何人都不会拒绝的赏钱,只能只期待又畏惧的咬紧牙关,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

        今天三更!加快剧情!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