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我交税犯法了吗

第八十四章 我交税犯法了吗

        夏原吉?

        自己竟然撞到这厮了!

        仅仅只是听着从那户部大门后面传来的声音,朱允熥的眼睛里已经是燃起了一片火热。

        仅仅只是须臾间,朱允熥便目光炽热的看向户部那空荡荡的大门口。

        眼神如同那将要迎娶新妇的少年郎,在等待着那翘盼已久的红盖头走出娘家的大门一般。

        这一时等待的片刻,朱允熥只觉得好似时间都慢了下来。时间变得如同河流一样,肉眼可见的在自己面前缓缓流淌着。

        那可是夏原吉啊!

        有明一朝数得上数的五朝元老,政坛常青树。

        更是终生执掌大明户部这个钱袋子,在明朝连连用兵,发起无数次北征,南征北战的幕后,牢牢的守住了大明朝的金融,不曾有过一次让大明前线的将士,经历缺衣少食的战争。

        昭昭明史上,夏原吉被冠以股肱之任、蔚为宗臣的清誉。更以《尚书》中的‘敷求哲人,俾辅于尔后嗣’来称赞他。

        若是没有这位明初的经济之才,年复一年的伏案户部部堂案头,恐怕明初历任皇帝的开疆拓土之举,早就牵连天下民生凋零。

        ‘夏某诚有忠爱朕心,语未毕而驾晏。’

        朱允熥心中激动不已,想着昭昭青史上的记载,目光愈发热切期待起来。

        下一秒。

        户部门后,穿着一袭绣着鹭鸶浅青常服的年轻人,姿态从容,面带微笑的跨过户部门槛,站在门前,目光平静的注视着户部前的朱允熥等人。

        “夏原吉!”

        朱允熥忽的不由自主高声喊着,伸出手向着目露不解的夏原吉招招手。

        这可是自……大明朝未来的财神爷啊!

        这是比结识解缙更让朱允熥兴奋的事情。

        比朱允熥大了整整一轮的夏原吉,看着冲自己呼喊的朱允熥,不由皱起眉头。

        他不认识这个人。

        但是……

        忽的,夏原吉脑海中一个人的形象与户部门前的少年人重叠在了一起。

        他的眉头顿时一挑,赶忙提着官袍疾步走下台阶,到了朱允熥面前。

        “下官户部清吏司主事夏原吉,参见淮右郡王。”

        朱允熥满脸止不住的笑容,就好似看到了个金元宝一般,将二十三叔放下,上前扶起夏原吉,热切道:“夏主事不必多礼,不曾想今日能偶见维喆兄,刚好我的事就交给维喆兄办了。”

        维喆是夏原吉的字。

        本就疑惑淮右郡王为何会来户部,又为何会认识自己的夏原吉,在听到朱允熥竟然连自己的字都知晓,心中更是一阵的狐疑。

        殿下对自己是不是太过……

        他有些形容不上来。

        只能是干笑着道:“殿下抬爱,下官何德何能被殿下以兄长相称。”

        在经历过试手解缙后,朱允熥对他们这一类人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真诚,是最好的武器。

        如同男女之间,真诚的作用。

        朱允熥摆摆手:“我对维喆兄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如传闻之中一样,乃我国朝英才后起之秀也!”

        说着话的功夫,他已经是拉着夏原吉和朱桱往户部衙门里走去。

        被弄得一头雾水的夏原吉,本来还准备去通政司衙门走一遭办事的,现在却是能是跟着朱允熥重新回到户部衙门里。

        落在后面的孙成微微一笑,三爷对这叫做夏原吉的户部清吏司主事使的手段,很是熟悉啊。

        他笑了笑,回头示意众人,抬着装满银钱的箱子进了户部。

        应天城六部衙门的营造都是一样的,正堂、班房。

        户部清吏司乃是负责天下赋税的地方,依着各地不同,分为不同的清吏司。

        夏原吉身为户部清吏司主事之一,有着一间属于自己的班房。

        带着满心的不解,夏原吉领着朱允熥进了自己的班房,引来班房里几名小吏的注意。

        夏原吉挪过两张椅子:“二位殿下稍作歇息,我让人为殿下们取了茶水过来。”

        说着,他便吩咐小吏出去倒茶,自己抱着双手站在朱允熥面前。

        朱允熥笑吟吟的落了座,这时孙成也带着人走了进来,七口装满银钱的箱子被落在一起成了一堆。

        箱子里的银钱咣当咣当的响个不停。

        每一声,都让夏原吉的心头一阵颤抖。

        他先前刚要出衙门的时候,听得清楚,眼前这位淮右郡王来户部是要交税的。

        “殿下来户部,究竟是要作甚?”夏原吉有些忐忑的低声询问着。

        朱允熥笑着向后一靠:“自然是来交税的,难道我还能从你们户部掏出来银子?”

        今年朝廷又开始了北征,户部现在成了老鼠都瞧不上一眼的穷酸地方。

        夏原吉嘴角抽抽了两下,苦笑道:“殿下,您这是要做什么?”

        天底下,哪有户部收宗室皇孙税赋的先例。

        再说自己不过小小正六品的户部清吏司主事,自己要是真的陪着这位淮右郡王收下那些银钱,恐怕明天就要被朝堂上的亲密友善的同僚们给弹劾的告老还乡了。

        哪怕他现在才二十多岁。

        朱允熥再次重复道:“我来户部交税,这里有纹银七百两,是这次借常家那四间铺子,出手冰食及冰玉冻所得。总计获利六千余两,我取了整送来七百两。”

        夏原吉听着这话,两腿顿时一软,几乎就要跪在地上求着朱允熥将这七百两纹银给带回宫里去。

        他长叹一声,苦笑着道:“殿下,您不用缴纳赋税。更何况,大明的商税也收不到您头上。即便是要收,也是三十抽一而已……”

        六千多两的获利,抽税也不过两百多两纹银而已。

        可朱允熥带来的却足足抵得上一成的获利。

        朱允熥却是歪着头看向如今还仅仅只是户部清吏司主事的夏原吉:“怎得,难道我交税犯法了吗?”

        问了一声后。

        朱允熥却是没来由的冷笑了两声,他想到了曾经听过的一则趣闻。

        后来的大明朝,有人去官府缴纳赋税,因为他家中有人在朝为官。这钱官府便不曾收下,将那人给赶走。

        但没等多久,那位在朝为官的人,就被上头寻了个理由,奏请朝堂贬黜罢官了。

        当真是交税犯法。

        而这也是大明后期财政吃力的原因之一,明明坐拥中原九州之地,万万人口,朝廷收上来的赋税却不如丢了燕云十六州的前宋一半所得。

        皆是因为,本应该收缴的赋税,统统都没有落到朝廷的夹带里,反倒是被地方士绅官僚给私吞分食。

        最终,朝廷没有钱,百姓也没有钱,肥了中间这些蝇营狗苟的货色。

        夏原吉张着嘴,脸上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殿下主动来户部缴纳赋税,何曾犯法。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