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书生造反

第八十七章 书生造反

        山永年大概是一时急切的糊涂了,说完之后心中便是一沉,默默的抬头看向皇帝的脸色。

        见到朱元璋的表情不曾有变化,便趁机跪下请罪:“老臣失言,冲撞了陛下,还请陛下治罪。”

        朱元璋这时正手握着太医院整理出来的书卷,看着山永年竟然是跪下请罪,洒脱一笑,挥挥手:“院使医者仁心,所思所想皆为咱大明社稷和百姓,咱何曾会怪罪了你。”

        一旁的内宫总管孙狗儿见状,赶忙上前搀扶着山永年起来。

        颤巍巍站起身的山永年,面有疑惑的低声询问着:“可是,陛下既已知晓,此物有利于我大明,为何却会觉得,若是推行下去,会引来事端?”

        在终生奉献给医道的山永年看来,大蒜素就是神物,乃是天赐祥瑞之药。

        这些日子他在太医院什么都没做,只领着人制取查验大蒜素的功效究竟有哪些。

        如今总结来看,这大蒜素不光可以防止伤口腐烂,还可治愈风邪。

        甚至于,再一次误打误撞下,他更是惊奇的发现,此药对毒虫蚊蝇有着神奇的功效。

        大蒜素功效如此之大,应用如此广泛,而制取的成本却又如此的低廉,甚至可以说是忽略不计。

        依着山永年的想法,目下就该将这份太医院梳理出来的册子,刊印发行天下。

        然而,朱元璋却是乐呵呵的笑了两声,回头看向一旁已经看完册子的太子爷朱标。

        朱标小心翼翼的将册子放平在桌案上,伸出手将卷起的书页轻轻的压下。

        随后才在老爷子有些不耐烦的注视下,微微一笑,轻声开口:“院使,我家那混小子弄出这大蒜素,是否只需要大蒜便可制取出来?”

        说完之后,太子爷却是忽的皱起眉头。

        总觉得自己这番话里,有什么地方说的奇怪了。

        一时想不清的他,只好摇摇头。

        山永年带头道:“回太子爷,确实只需大蒜便可制取。此物制取如此简单,当真是我大明的祥瑞啊!郡王殿下得列祖庇佑显灵,大明得上苍保佑,我大明兴也!”

        朱标见山永年还没反应过来,苦笑连连,挥挥手斜靠在身后的架上:“院使,既然你也知晓这大蒜素制取简单,只需要大蒜便可。那院使可有想过,若是让地方上的人都学会了,民间还能寻得见大蒜吗?”

        朱元璋见太子爷如同过往一般,与自己心有灵犀,眉角含笑。

        而后却是脸色一沉,手掌拍在了桌案上,颇是有些怒气冲冲道:“哼!等到那时候,咱这大明天底下的大蒜,都要被那帮利欲昏心的混账给囤积起来了。咱这饭桌上,恐怕是也要再难看到一颗蒜头了!”

        “啊……”山永年长大了嘴。

        怎么也没有想到,如果按照自己所想,将大蒜素推行天下,会引来这样的后果。

        他有些惊恐的在皇帝和太子爷之间看着。

        朱标和煦的笑着,伸着手卷起衣袖,身子向前一倾,伏案伸手在桌面上那么一圈:“院使,陛下与孤,都知晓你乃是医者仁心。但天底下却总有那只为私利蝇营狗苟之辈,大蒜素制取如此简单,一旦被他们得到了法子……”

        太子爷的目光一沉,隐隐有杀气流露。

        心中已经升起惶恐的山永年,举止不安的注视着太子。

        朱标沉声道:“那时候,天下再难见一颗大蒜。不但如此,他们还有囤积取巧,自行制取大蒜素,高价出售,借此鱼肉我大明百姓!”

        商人是逐利的,在有着空前利益前提下,那些人真的能干出买光全天下大蒜的事情来。

        然后让民间再难寻到大蒜,而他们则可以借此制取大蒜素,高价出售。

        终于明白了其中深意的山永年,一时间心中惶恐不安。

        他当即再次跪拜在了皇帝面前:“陛下,老臣思虑不及,差点致使天下生乱,臣惶恐,臣有罪!”

        朱元璋看着先前与山永年解释的太子爷,默默的瞪了一眼对方,随后面目和煦的看着山永年:“院使快快起来,你这把年纪,若是出了事,可就是咱大明的损失了!”

        刚刚才扶起山永年的孙狗儿,只好苦笑着上前,将其再次搀扶起来。

        这一次孙狗儿不撒手了,唯恐这位老院使什么时候,又要跪下去。

        山永年感激的看了孙狗儿一眼,随后抱着拳躬身道:“陛下圣明,太子爷贤明,我大明有福。”

        朱元璋听着这话,却是哼哼了两声,脸上带着些吃味,幽幽道:“那小子,咱家老祖宗们显灵,这混账一点风声都不透露给咱,倒是全都让你先知晓了,还瞒着咱这么长日子!”

        骂完之后,朱元璋转头便瞪了太子爷朱标一眼。

        被老爷子瞪了一眼的朱标,两眼眨着,满头的雾水。

        心中更是大为冤屈,明明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那小子同样也瞒了自己这么久。合着回过头,倒都是自己的错了?

        老爷子这气没地方撒,现在全都冲着自己来了。

        朱元璋骂完之后仍觉得不解气,看向孙狗儿质问道:“那小子现在在哪里。”

        孙狗儿一愣,赶忙小心翼翼回答:“回陛下,殿下这些时日借常家的铺子,在卖冰食,还有您上回御笔赐名的冰玉冻。今日带着二十三皇子出了宫,想来这时候还在宫外呢。”

        哼!

        朱元璋听着这话,又是一哼,脸上却是更显吃味道:“如今就连二十三那小子,也跟他混到一起去了。合着,就留咱一个人守在家里?”

        “……”

        太子爷朱标稍稍坐正了身子,张张嘴却是化为一道无声的轻叹。

        得!

        到头来,自己已经不算是人了。

        山永年见皇帝嘴上虽然责骂着,但脸上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瞧着皇帝的情绪,这位老院使插嘴夸赞道:“郡王如今尚未及冠,却已是长得出类拔萃,实乃我大明之幸啊。”

        这话咱爱听!

        朱元璋听着山永年夸起自家乖孙,立马是又换上一副笑容可掬的表情:“那小子哪里当得起这般夸奖,不过是整日里胡打胡闹罢了。”

        说着话,他已经盘索着,要不要让人将朱允熥给找回宫里来,好当面问问那小子,究竟是怎么就得了列祖庇佑显灵。

        然而这时,中极殿外面却是有一道身影,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是锦衣卫指挥使蒋瓛!

        蒋瓛这时已经是满头大汗,进到殿内,一手提着裙袍,双腿向下一跪。

        几乎是嘭咚一声,便见他滑到了朱元璋眼前。

        “陛下!大事不好了!”

        “国子监的那帮书生造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