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他们还是孩子

第八十九章 他们还是孩子

        “请陛见!”

        兰苗那沉稳,充满自信和坚定的声音,回荡在因为羽林军到来后,而变得寂静一片的西安门前。

        亲军羽林卫指挥使于马闻言,双眼一紧,瞳孔微缩,脸色也在一瞬间彻底阴沉下来,几乎是冷的要变成冰冻一般。

        国朝二十四年,从未有国子监的学生,敢于来到皇城门外,要求请陛见的。

        甚至于,就连朝堂上那些执掌一方,手握权柄的王公大臣们,也从未胆敢做过这样的事情。

        于马冷笑一声,目光森森的盯着开口的国子监监生兰苗:“你要请陛见?”

        兰苗挺胸抬头,淡淡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羽林卫指挥使于马。

        一介丘八莽夫,如何能知晓了江山社稷之事。

        不过是这皇城门前的看门而已。

        兰苗亦是淡淡的笑着,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是我等要请陛见。”

        于马忽的笑出声来,他打眼看着兰苗身后那上百名国子监监生们:“你们想要请陛见?”

        兰苗很不喜欢于马这时候的表现,他觉得对方是在蔑视自己,是以武夫那豆大的脑子来揣测他们这些人为国为民的忠义之举。

        “国朝创立二十四载,我大明洪武皇帝励精图治,开创洪武大世,大明盛世将至。然陛下近来却遭人蒙蔽,迁怒士林魁首者,贬谪至边地苦寒兵家凶险处。”

        “大明祖宗龙兴之地,乃国朝社稷之鼎,如今却被冠以郡国,于国朝礼法不合,古无先例。”

        “我等国子监有学之士,虽不敢妄议朝政,然为大明社稷,为天下文道,为黎民人心,责无旁贷,特请陛见,言明我等心中之忧。”

        兰苗浩浩荡荡,长篇正论,一时间落在不知情的闲人眼中,尽是形象那般的高尚。

        便是兰苗本人,将心中敲定依旧的言论说出口后,亦是觉得痛快不以。

        寒窗苦读数十载,圣贤文章记心中,在朝为官,在野为士。所为的便是如今这等光彩景象,以圣人子弟,教化万民,牧守社稷。

        在他身边,檀明明、何芒、程昊三人,也被兰苗这位四君子中最为年长的人所感染。

        他们当即抱拳高鸣:“为大明社稷,为天下文道,为黎民人心,我等特请陛见!”

        在他们的身后,那上百名国子监监生,或有平素于兰苗等四君子相熟的,也知晓今日究竟是要做什么事的人。

        而更多的是并不知晓今日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是凑热闹跟随同学而来的人。

        然而,大概是因为他们的年轻,因为他们心中那无知的热血。

        在兰苗这番极具洗脑作用的言论和那伟大责任冲击下,纷纷躬身抱拳,以儒家子弟之礼遥敬皇城大内。

        “学生等请陛见!”

        “请陛见!”

        “来人!将此处聚众闹事者统统拿下!”于马脸色几乎是冰冷如寒冬深渊般的阴沉,手掌向前一压,阵阵杀气散出。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周遭将国子监监生与百姓隔开的亲军羽林卫官兵们,当立怒喝。

        “虎!”

        “喝!”

        阵阵铁甲作响,无数柄的柳叶刀拔鞘而出,百炼的钢刃泛着点点星芒寒光,映射在那些监生脸上。

        噌!

        噌!

        噌!

        数百名的羽林卫官兵,脚步如一人般,向前连踏三步,逼临被包围在圈中的国子监监生们。

        局势一瞬间徒然一变,羽林卫对这上百名国子监监生要动刀了。

        于马这时候几乎是心中要乐开了花。

        这可是天大的功劳!

        他到现在都不曾能想明白,眼前这群读了十数年圣贤文章的监生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胆子,竟然胆敢聚众跑到这皇城墙根下,胆大妄为到要请陛见。

        这可是国朝创立二十四年来,从未有过的具有独特性的案子。

        目下,于马看着眼前这上百名的国子监监生,就像是看到了当年在战场上那一颗颗代表着军功的敌人首级。

        若非如今是在应天城,是在大明朝的心腹之地,若非这些人还是大明朝的监生,他定是要直接下令将此等意图乱囯的贼子给统统斩杀殆尽。

        泼天的功劳啊!

        于马心头一阵热切。

        而带领着身后上百名国子监监生的兰苗和另外三位好友,在看到周围的那些羽林卫丘八,当真敢亮出兵刃相向的时候,心中不由一颤。

        而在他们身后的那上百名国子监监生里,已经有人开始小腿肚子打颤,嘴巴里上牙和下牙打起架来。

        不少胆小怕事的监生,更是已经满面煞白,唯恐这些过往在战场上杀人如麻的羽林卫官兵,当真要竖起屠刀,砍向他们的脖颈。

        在人群的最外面,那些原本只想着看热闹的应天城好事百姓们,这时候也慌了起来。

        国朝承平二十四载,至少这应天城里的百姓们,是承平了这么多年。

        何曾见过,官兵们要在这皇城根下亮出屠刀的。

        一时间,人群开始不由自主的向后退缩着。

        “快走!快走!”

        “这热闹可不敢再往下看了……”

        “再看下去,只怕是要滚滚人头落地,血流成河了。”

        “晦气!当真是晦气!今天出门定然是没看黄历!”

        “这帮秀才也是发了昏,竟然敢在这些军爷面前叫嚣,当真是年轻气盛,不知死活的。”

        人群一下子就散了开来,大半想要看热闹的人,唯恐祸事上身,匆匆离去。

        现场倒是只留下了半数看热闹的百姓,也是离着远远的,唯恐回头自己被溅了一身血。

        场中。

        兰苗看着手握柳叶刀,逼的越来越近的羽林卫官兵。

        一时间怒上心头,他冷喝一声,直面羽林卫指挥使于马:“于马!你不过是羽林卫指挥使而已!我等乃国子监监生,乃国朝取材之士。今日也是为我大明江山社稷万年着想,方才前来请陛见。”

        “尔以兵身,竟然对我等亮出兵刃,意欲行凶,要将我等诛杀于此,你当真不怕陛下事后拿你治罪!”

        于马冷笑一声,他倒是没想到,这愚蠢之极的监生,竟然能认出自己的身份。

        竟然还敢拿陛下来压自己。

        当真是不知畏惧!

        “尔等身为国子监监生,当以本业圣贤文章为要,今日聚众于皇城门前,已然违背监生本务。此时在不听劝退,休怪本将无情!”

        于马终究是留了最后一线生机,不愿要了这上百条监生性命,沉声出口:“羽林卫!”

        “虎!”

        “杀!”

        羽林卫众当即响应,高声喊杀,脚步加快,意图震慑在场百余名监生,令其心生畏惧,知难而返。

        怎么办?

        兰苗心中砰砰的跳着,捏紧的手心里,满是汗水。

        正当双方到了最后关头。

        远处连通东城各部司衙门缩在的西皇城根南街上,一众身着绯紫青绿的官员,急匆匆鱼贯而来。

        当头一人,正是中书舍人刘三吾。

        只见刘三吾提着官袍一角,跑的是满头大汗。

        老人家嘴唇几乎是急的开裂,却是张口大喊着:“于指挥使刀下留人!”

        “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他们都是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