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你们犯法了知不知道

第九十章 你们犯法了知不知道

        在衙门里听到西安门有上百名国子监监生,聚众皇城门前,意欲闹事的消息之后。

        翰林学士刘三吾,正在品着今年春,最新一批从钱塘那边送来的新茶,闻讯,手中的茶杯一下子就摔落在了地上。

        顾不得惋惜那一盏刚刚冲泡好的新茶,刘三吾念头飞转,当即要人将消息传出去,自己则是带着人往西安门这边赶。

        一路上,老头子跑的比那健壮的年轻人还要快。

        身后也汇聚了越来越多的朝中各部司衙门官员。

        高呼着要羽林卫刀下留人的刘三吾,终于是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场地边缘。

        噌的一下。

        两名羽林卫官兵亮出刀兵,将刘三吾给挡了下来。

        “羽林卫办事,闲杂莫入!”

        胆寒的看着亮在眼前的柳叶刀刃,刘三吾心中一颤,退后一步则是面露愤怒。

        他又是上前,当下便将两名挡路的羽林卫官兵给推开。

        “老夫乃是翰林学士,中书舍人刘三吾!”

        “此乃我大明皇城门前,老夫有何不可入的。”

        “都让开!老夫看谁敢拦我!”

        说着话,他恶狠狠的怒视着那两名还要上前阻拦的羽林卫官兵。

        “让刘舍人过来吧。”

        于马看着百官赶来,心中知晓今天这事情恐怕是难以妥善收场了,只好换上笑容走过来,让两名麾下退开。

        他则是到了刘三吾面前,瞧着刘三吾又要开口,便抢先开口道:“刘舍人怎过来了?如此炎炎夏日,外头这般灼人,刘舍人还是快快回衙门消暑吧。”

        刘三吾看了一眼挡在自己面前的羽林卫指挥使于马,越过对方的肩头,看向后面那上百名的国子监监生。

        有的监生在官兵的威逼下,已经是浑身颤颤,两股战战,不少人更是面色煞白的借着同伴的肩臂,才能站稳了身子。

        这一幕让刘三吾当真是火冒三丈。

        国朝士子,终日潜心圣贤文章,何曾见过这等刀兵阵仗,这羽林卫指挥使当真是可恶至极!

        刘三吾气上心头,瞪向于马:“于指挥使,今日之事,老夫也有所耳闻。他们都是我国朝养士二十四载的学子们呐,他们不过都是些未曾长大,未曾经历过事情的孩子们啊!”

        “今日,老夫听闻他们也不过是为了我大明社稷着想,方才来此请求陛见。”

        “请问他们究竟是犯了何事,要被指挥使如此刀兵相向,甚至是意欲镇压他们?”

        于马皱眉看向为这些监生求情的刘三吾,心中不由纠结起来。

        在远处,更多的朝中官员已经赶到。

        他们只是瞧着现场的情形,便纷纷对于马怒目相视。

        在场这上百名监生,又有几人是在场官员家中的子弟,又有多少人是与他们有干系的。

        岂能容了羽林卫这般肆意妄为的围堵镇压。

        于马瞧出了这些到场官员的怒意,正欲开口解释。

        却不想身后,传来了兰苗的声音。

        “刘舍人,诸位大人。”

        “我等国子监监生,今日全因国朝社稷之事,全因不忍陛下遭人蒙蔽,心中忧虑国朝社稷,方才前来西安门前,奏请陛见。”

        “今日我等尚未曾见到陛下,却被这些军中兵士阻拦,更扬言我等若是执意留在此处,便要将我等问罪。”

        “还请刘舍人与诸位大人,为学生们做主!”

        一直观察着到场的刘三吾等人言语和反应的兰苗,好似是看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拼了命的想要抓住。

        他沉声解释完之后,心中念头一动。

        当即便跪了下来。

        “刘舍人,诸位大人,还请诸位前辈,为我等做主!”

        在他身边的檀明明等上百名监生,眼看着兰苗这般举动,亦是有样学样的跪了下来,高呼乞求做主。

        刘三吾何曾经历过这些,只看到这些莘莘学子们的悲愤,顿时愈发愤怒起来。

        在他身后的一众官员,也是愤愤不已。

        刘三吾疾步走到了兰苗面前,想要将其拉起来,却不想兰苗好似扎根在了地上,不愿起来。

        刘三吾气的是牙痒痒,只能是捶胸顿足的询问道:“你说,今日究竟是为了什么来这里的!只要不是你等的过错,老夫今日便要入宫弹劾羽林卫加罪我朝士子!”

        兰苗眼前一亮,旋即抬起头,已然是满脸楚楚,一番低鸣悲切,便将今天的缘由一一道来。

        刘三吾听到了前些日子那黄子澄被贬黜到宣府镇的真正原因后,几乎是感同身受的又是一阵怒火冲冲。

        他立马追问道:“当真如此?”

        兰苗重重的点着头:“回禀刘舍人,事情确是如此!”

        刘三吾自觉知晓了事情真伪,立马转身回到了众官面前,沉声道:“诸位同僚,可都曾听清了?”

        一众官员忙将点头。

        刘三吾也点点头,随后转身看向于马:“指挥使,此事老夫已然知晓,他们并未犯错,今日你却带兵围堵,更意欲镇压他们,这件事老夫定要在陛下面前弹劾!”

        随着刘三吾的开口,在场那一众朝堂官员,亦是同声一起的开口职责起了于马来。

        被这么多官员架在现场的于马,一时间脑袋发蒙。

        即便他明知,今日在场的这些监生所做之事,已然是有违律法,但面对这么多的文官,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哪里能找到理由为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的。

        看着一时哑然的于马。

        跪在后面,一直察言观色的兰苗,嘴角微微扬起:“刘舍人,诸位大人,学生们今日并未犯事,羽林卫却意欲刀斧加身于学生等,学生们不计较此事,只愿大明社稷太平,请陛见!”

        今天的正事还没有办成,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陛见。

        兰苗高呼之后,冷眼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亲军羽林卫指挥使兰苗。

        然而就在这时。

        一阵脚步声却是再次传入场中。

        面色冷冽的孙成一马当先:“淮右郡王到,尔等让出路来!”

        亮出东宫腰牌的孙成,一言便让面前的羽林卫官兵退下。

        而他的一声高呼,也引来了于马、刘三吾、兰苗,及一众官员、监生的注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朱允熥脸色平静的走到了场中。

        他不曾看向那厢在见到自己之后,目露震惊的刘三吾等官员,而是淡淡的扫向在场以兰苗等四君子为首的国子监监生们。

        看着这些人脸上的各种神色,朱允熥淡淡的笑了一声。

        “你们犯法了!”

        “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