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自由猛男的爆诞在线阅读 - 5·家的温暖

5·家的温暖

        时间渐晚,收队,作为镇暴组的小队长张翠云一度认为自己在港城还算是小有见识。十六岁的时候便通过选拔进入到了镇暴司的预备队,接受关于修行的培训并世界各地的先进知识。

        但是今天,张翠云只感觉到自己的脑子在嗡嗡作响——这个世界,究竟是我出问题了,还是世界出问题了?

        两米一五,堵着地窟乱杀,还他妈不到八岁……这说出来谁信呀?

        张翠云甚至怀疑李道年他妈怀孕的时候肚子里不是羊水,是激素。

        虽然有听说过伴随着灵气复苏与超凡重现,炎国新世纪的未成年人平均身高与平均体能都在提升。但不管怎么说,七岁半就长到了两米一,这应该也不是一句“营养好长得快”就能忽悠过去的吧?

        而且还只是小学四年级……不,应该说还只是tmd小学四年级。

        有些发蒙,张翠云来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电脑,进入官方网站后调出了李道年的户籍。一连核对了三四遍这才确定没有后来修改的痕迹……但是这样的话问题就更大了!

        这不应该呀……

        “呦,小云,收队了还在忙哪。”就在张翠云还在想着的时候,手里捧着一杯枸杞水,一个年龄大概在三四十岁精神奕奕的中年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

        “年轻人就是有精力,换成我打完了一场早回家里猫着去了,哈哈哈~”

        闻言,张翠云也是点了点头,礼貌的说到:“王叔谬赞了,我只是今天遇到了个怪人,想要调查一下。”

        “怪人?港东什么时候有个怪人我怎么不知道?来,我看看,给你参谋参谋。”

        被张翠云称之为王叔的中年男人是随和,而听到了张翠云的话语后脸上也是多出了一抹好奇。顿时走到了张翠云的身旁看了起来。

        刚把视线望过去,紧接着男人便看到了电脑屏幕上李道年的名字与照片,顿时便理解的点了点头——“我当时谁呢,原来是老李家那孩子呀。”

        “王叔你认识?”

        “嗯。”听到了张翠云的好奇,王叔也只是捧着保温杯说道:“当初李道年出生的时候可是轰动了整个鲁地,天生神力,三日能言,过目不忘,日啖生肉五斤……种种神异,就连天京的大长老都被惊动了。”

        听到了王叔的话语,张翠云愈发好奇:“那为什么在这之前的时候没怎么听说过?”

        “大长老压下来了呗。”

        “为什么?炎国出现天才不好吗?”

        “为什么?……那就有的说咯。”闻言,一旁的王叔也是有些感慨的说道:“因为这小子不是常人,虽然天生神力,但是却没有武脉丹田!”

        “没有武脉丹田?!”

        听到了王叔的话语,张翠云也是已经——所谓的武脉丹田,乃是这个世界成为武者的必经之路。武道九品,入门三品便需要开血,展窍,练五脏,好使的一身气血通畅,能够如同奔流不尽的大河一般气力不绝。

        没有武脉丹田,储存不了武道真气,说好听点叫做没有武道天赋的的普通人。要是说难听一点,那就是武道废人。

        可是,武道废人为什么会拥有那样的力量?

        看向自己的手臂,张翠云清晰的记得那如同铁箍一般的力量,一直到现在,他的手腕上还留有红色的印子。

        “那小子走的时候太古儒家路子。”

        “太古儒家?”听到了王叔的话语,张翠云有些茫然的抬起了头。

        对此,王叔并没有隐瞒,而是平静的点了点头——都是自家子侄辈,所以王叔也并没有隐瞒,而是点头说道:“没错,太古儒家……你听说过“城门行”的故事吗?”

        “城门行?”

        “嗯……神代战国,襄公九年,诸侯围攻逼阳城。”王叔沉着的声音缓缓说道:“有一个男人用双手举起敌人落下的城门而不堕,直到所有的士兵都安然撤离,这才将之放下。”

        “男人子姓,孔氏,名纥,字叔梁。于古稀之年诞下一匹麒麟……那麒麟子,便是太古儒家的开辟者。人称,“夫子”,又称“狂暴鸿儒”。”

        “夫子……狂暴鸿儒……”听到了王叔的话语,张翠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有些疑惑的问道:“可是这些……我怎么没听说过?”

        “因为太久远了。”王叔摇了摇头说道:“世事变幻,移风易俗……漫长的时光掩埋了太多的东西。夫子虽强,终究逃不出时光的藩篱。你所看到的那个李道年,应当是当世最后,也是唯一一个太古儒家的修行者了。”

        “其他人不能修行吗?”张翠云不解。

        “这是太古的道,不适应今人的体质。”王叔摇头说道:“外人所知甚少,也是出于大长老的一些顾虑…这方面我也不便多说,你也不要多问。知道的太多并非一件好事。”

        一边说着,王叔也是拍了拍张翠云的肩膀。似乎是想要离去,但是在转身的时候又看到了被张翠云放在桌案上的记录。拿起记录看了两眼,有些诧异的说道:“这个记者是什么情况?”

        “啊。”听到了王叔的询问,张翠云送发散的思维中回过神来,将记者一家与李道年的事情重新说了一遍。

        从头到尾的停了下来,王叔先是发出一阵笑声,然后摇了摇头说道:“这是提到了铁板呐!你看看吧,以后这家伙过年都吃不上猪肉!最多一个月,就要来办外地居住证的手续!”

        “真的假的?”

        张翠云有些没搞明白这其中有什么联系。

        对此,王叔则是说道:“那是你不知道李茂生那家伙对他儿子有多溺爱!他老婆更是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这一家子人,心眼小得很!”

        相较于镇暴司里面发生的事情,另一边,李道年则是来到了自家的门前。

        一连三遍,确定了自己身上的血污都洗干净了。

        李道年这才推开家里的大门说道:“我回来了。”一边说着,李道年一边脱下鞋子将之放到了玄关处的鞋柜里。

        而听到了李道年的话语,原本还在厨房里忙着做饭的女人也是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接过李道年手上的书包笑吟吟的说道:

        “大宝贝回来啦~怎么样,今天在学校开心吗~有没有人欺负你?我听说这段时间校园霸凌挺严重的,受委屈了可千万要跟爸妈说呀!”

        望向李道年两米一五的魁梧身躯,女人的脸上充满了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