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自由猛男的爆诞在线阅读 - 37·肮脏事

37·肮脏事

        有些让李道年感到头痛的,裴涵雁的登记地址并不在失去,而是在市区外的乡镇。

        等到李道年来到镇子上的时候时间也已经来到了晌午——学校地址的资料并不详细,为了确定究竟是哪个乡镇李道年询问了许久,这才来到了裴涵雁居住的巷道。

        并不大,远远望去甚至有些寒酸。当然,这里的寒酸并不是指九十年代前的那种茅草屋顶的土胚房。

        伴随着时代的发展,炎国的平均人口收入逐年提高,就算是乡村也已经换成了坚固的砖混房。从上面往下看的话就像是一个小型的四合院,放在闹市区价格绝对要在百万以上。但是在农村的话,也就只能说是仅此而已。

        按照门牌号来到了裴涵雁登记的家庭地址,敲了敲门,伴随着脚步,李道年只听到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如果是常人的话,或许听不太清晰。但是本身作为武者,李道年便耳聪目明,再加上麒麟骨的强化,这种微弱的声音落入到李道年的耳畔简直就像是当着自己的面大声喧哗。

        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年龄六十五左右临近七十的中年妇女。身上并没有太多的武者修行的痕迹,体态有些走样,但能够看出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有少许姿色。

        但是比起妇女的样貌,李道年的第一个反应反而是皱起了眉头——很乱,十分杂乱。各种各样的垃圾,塑料壳,纸板,编织袋一堆一堆的摞放在一起,活像是一个小型的垃圾回收站。

        而在看到了李道年的时候,妇女也是一惊,而后目光中流露出一抹警惕的说到:“裴涵雁那个家伙又怎么?是打伤了人吗?那是她的事情,可不关我们的事!”

        听到了女子的话语,李道年的眉头微微皱起。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目光望向了门后。透过女子与大门的缝隙,李道年隐约能够看到一个精装的人影正在那里对着沙袋连续挥拳。透过气息,李道年能够感受到丰盈的肌体,应当是吃的不错。

        是儿子吗?李道年心里想着——男女之别李道年是能够直接从气息上进行感知的。

        也没有细想,李道年也只是平静的说到:“我是李道年,来自港东一中武科一班。马上就要进行武科大考了,裴涵雁同学却一直在休学。我是来这里看看情况的,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

        听到了是因为裴涵雁的事情,妇女的脸上也是升起了一抹不满,张口便说到:“她不上了!”

        “不上了?为什么?”

        “因为那就是个没良心的东西!”裴涵雁的妈妈一副气的发抖的样子说到:“那个没良心的,成天就知道去外面鬼混!”

        闻言,李道年微微皱眉:“怎么了?是因为出了什么事情吗?”

        听到了李道年的询问,裴涵雁的妈妈深吸一口气,顺了半天后这才说道:“我叫李秀良,是裴涵雁她妈。虽说我有点偏心,生了个儿子。但我可没少亏待她!十来年含辛茹苦的把她养大,送进了武科高中,但是她从来没有半点真心的对待我们!”

        一边说着,李秀良不禁为自己的遭遇而感到有些不值,一双有些粗糙的老手止不住的擦着眼泪:“武科本来就不好考,我们家里又穷。老头子还好,每个月还有两千多块钱的退休金和一套城里的福利房。算上武科的考生补贴倒也不是不能支撑下去。但是那个家伙没有良心呀!”

        “就因为我有个儿子,就觉得我不管她们。现在有力气了,不仅对我动手,还打他弟弟!上次一点口角骨头都打断了几根!回过头来还把我们在城里的房子和每个月的退休金都拿走自己用!搞得我一把年纪了现在还要做工捡破烂去赚钱!”

        一边说着,李秀良一边抹着眼泪,一脸的委屈和心酸不足为外人道也。

        而听到了李秀良的话语,李道年也是稍稍皱眉,随即沉下一口气说到:“裴涵雁在哪里?我有些事情需要确定一下。”

        对于李道年而言,武道的品阶与实力都不是重要的。师承太古儒家,李道年真正在意的反而是心境的修行。在前世,夫子曾说过何为五恶君子之诛。

        心达而险,行僻而坚,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

        其说的便是:什么都明白但依旧做坏事。

        明明知道是错的而不去悔改。

        说的都是谎话而善于通过歪理辩解,如“忠诚只是被背叛的筹码不够”。

        看似好学好记但实际上学习的都是不好的知识,比如看的书非常多,但都是涩情书籍。

        自己犯下了错误却一定要粉饰成好事,即便是真的做错了也能够硬掰回一些道理。

        说到底,方向错了,再怎么努力也只是白费功夫。而在这个超凡世界,更是如此。让一个拥有邪心的人掌握力量,那么最开始的时候或许不会造成什么麻烦。但是伴随着地窟的侵蚀,所酿造的只会有更大的惨剧……

        这么想着,李道年不禁想到了那附着在自己脊背之上的麒麟……自己,似乎也是如此。

        并不知晓李道年心里想的是什么,而听到了李道年询问裴涵雁在哪里,李秀良也是顿了顿,然后有些迟疑的说道:“应该又是在哪里练武吧?我让他教一教儿子他都不愿意,非要到外面乱花钱也不知道做些什么……”

        闻言,李道年也是理解的点了点头。没有武道修行的痕迹,一个年近七十的老太太的确不好掌握一个武者的行动踪迹……哪怕只有九品。

        透过玻璃看了一眼屋子里的时钟,感受到了腹中饥饿也便没有继续问询,而是礼貌的道别后转身离去。

        在小餐馆里随便吃了点东西——因为李秀良的话语,李道年的食欲并不是十分旺盛,随意吃了十来碗汤面也便付了钱准备起身走人。

        正值盛夏,离开了餐馆外面的街头巷尾也是坐满了形形色色的老妇女。相较于城市,村镇并没有太多的娱乐设施,像是现在这般,惬意的午后她们最喜欢做的事情除了下棋打麻将,还有就是在小树荫下面聊天说地。

        也没有在意,但就在李道年准备离去的时候,一个身上有些青紫,但是依旧瑕不掩,眉清目秀,带着些许内敛气质的女孩从远处走来。在女孩的身上,李道年发现了修炼的痕迹——气血,身姿,仪态。和普通人跟在一起,武者与普通人的气质差距极其明显。

        长发,并没有太多的打理,只是随意的披在身后。而在看到了女子的第一时间,李道年便意识到了这便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裴涵雁。就在李道年准备出口拦下询问一下近况的时候,却突然注意到了老槐树低下那些老太太们欲言又止的表情。

        及时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掌,李道年只是靠在窗子的一旁。虽然身形庞大,但缩在窗子下面的长椅上在看到了李道年的时候裴涵雁也只是略带疑惑的打量了两眼,而后也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李道年进入武科高中的时候裴涵雁早就休学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李道年认知裴涵雁,但是裴涵雁并不认识李道年。

        “小裴这是又去武馆了。”

        “是呀,听说还是他妈亲自把她送进去的呢。”

        “那女人心可真够狠的。”

        “听说是精神有什么问题……”

        听到了老太太们的话语,李道年的目光中划过一抹迟疑,但是也并没有着急说话或是询问。而是在裴涵雁走远后站起了身子,拍了拍面庞,控制着有些僵硬的面部肌肉露出了一个笑脸。

        “那个,你们好。”

        即便是尽可能的柔和了,但是李道年的声线摆在那里,依旧传递出浓郁的铁石一般的生硬。而顺着李道年的声音望去,正在交谈们的老太太一抬起头,入目看到的便是李道年那几乎遮蔽了太阳,背对阳光满是阴影的扭曲面庞。

        或许是因为麒麟骨的缘故,李道年原本沉着稳重,如岳临渊的气魄中多出了些许凶戾,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身上蛰伏着一头凶恶的猛兽。

        站在那里,仿佛就是威胁的本身。

        从未见到过这样的男人,相谈甚欢的老人们本能的一愣,还有两个年纪稍微大一点,心智稍微脆弱一点的更是干脆的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见状,李道年也是有些匆忙的伸手过去掐人中把脉输送劲气。一直到他们都回复了过来,李道年这才询问道:“我是裴涵雁的同学,马上就要考试了她还是没有消息,我想问问关于她的事情。”

        闻言,老太太们对视了一眼后互相松了口气,然后心有余悸的望着李道年说到:“那个……呃……”

        老太太的样子像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最似乎又有些顾忌。最后的最后,还是一个看起来胆子稍微大一点的老人小心翼翼的说到:“要不,你就先不要笑了怎么样?”

        李道年:“……”

        一边说着,其他的老太太们也是复合的点了点头。望向李道年的面庞,虽然尽可能的想要表达善意,但是脸上的害怕还是怎么遮掩都遮掩不下去。

        就实际来说的话,李道年长得并不凶戾。甚至说,李道年的相貌十分端正。五官刚毅,就和身躯一样,并没有丝毫的臃肿,给人的感觉反而无比沉着冷静,是由内而外的散发出名为“武者”以及“强大”的气魄。

        在这个基础上,李道年很少会笑——人们学会笑是需要发自内心的。就算不是发自内心,也要有过发自内心的笑的经历。但是李道年不同,这一世周围都是七八岁的小萝卜头,进入了武科一班后也是作为老师进行传道授业解惑。

        笑?这个表情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出现在李道年的脸上了——仅有的几次也都是在家里。但也仅限于家里。

        在这种情况下,再加上麒麟骨的凶戾加持,说是笑,但实际上由内而外的像是在哪里威胁他人……

        抿了抿嘴,李道年内心有些黯然的点了点头。

        见到李道年似乎并不像是看起来那样的凶恶,原本还有些忌惮的老太太们也是议论纷纷了起来。对着李道年说道:

        “那个李秀良,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为什么这么说?”

        听到了李道年的询问,一旁的老太太说道:“那个李秀良本来不是老裴家的女人,是老裴的婆娘死了,她才在媒人的介绍下过去的,还带过去了个儿子。”

        “那时候燕子还小,但那个李秀良脑袋有什么问题,成天往家里捡一些破烂,说是要给自己儿子在准备上学用的东西,每天的饭都是燕子自己做的。”

        虽然并没有明说,但是李道年多少也猜到了,老人口中的燕子应该就是裴涵雁自己。

        “本来李秀良和燕子还没什么,后来是一次寒假,燕子从城里回来,李秀良那个儿子也是猪油蒙心敢对燕子动手动脚。没脑子的,也不想想燕子是什么人。那是可是进了武科高中的武曲星!三下五除二的,就被燕子打倒在地断了几个骨头。”

        “这件事后来是让李秀良那婆娘知道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裴老头子也不去管,最后是为了给儿子补元气趁着给人家武馆打扫的功夫偷了灵药。但这事哪瞒得住?转头就被武馆的人给抓包了。”

        听到了老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描述,李道年对于裴涵雁的遭遇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那在抓包之后呢?”李道年询问道:“她似乎好久都没有去上学了。”

        “李秀芳那家伙说老裴被人打了,把裴涵雁骗了回来……这孩子也是傻,他爹都不管他了她还要回来看看。结果一回来就被李秀芳给缠住了,说如果裴涵雁不去帮忙那些人就要整死他们家。搞得现在燕子都没时间去上学了。”

        一边说着,老太太也是有些气不过的叹了口气。

        “燕子是个好姑娘,但他爹实在是找了个恶婆娘。听说,现在李秀芳都不让燕子回家看他爹,让她住在武馆,也不知道又要做些什么肮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