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自由猛男的爆诞在线阅读 - 46·城市

46·城市

        战甲沉重,算上盔甲的战靴与头盔,李道年原本便有两米一五的身高,而现在,更是直接奔着两米三飞驰。

        而比起外表的变化,更直观的便是李道年的体重。

        之前的时候,即便是算上了衣服,李道年的体重也就在七百三十公斤左右。而现在,换上了全套的重甲,李道年的体重直奔一吨。

        是的,一吨——除去了位于外表,那由硬度在500到600bhn之间的高硬度钢锻造的板甲部分之外,位于盔甲的内部更是装载了诸多助力元件以及作为内衬的链甲与皮甲。

        虽然听起来像是板链复合甲,但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板链复合甲。包括贴身的硬化陶瓷在内,李道年的身上除去了皮肤之外足足有五层的防御。配合李道年本身的身体能力,即便是轻机枪扫射都不一定能够造成什么有效的伤害。一来二去,这一身盔甲就有二百公斤。寻常人光是穿上就要累趴下。

        再加上位于那盔甲背部那如同喷气背包一般装满了包括氧气,灭火剂,压缩食品等诸多求生物资的战术背囊。站在那里,哪怕李道年一动都不动,那些个武者想要造成有效的伤害恐怕都是天方夜谭。

        如果说之前的时候对于李道年的话语还有所怀疑,那么现在,在看到了李道年的姿态之后,马丘和洪开二人算是彻底服了。

        他们甚至怀疑,李道年在进入地窟后哪怕什么都不用做,光是站在那里,恐怕就没有人能够撼动分毫。

        “总之,让我们出发吧!”

        闻言,李道年也是静默的点了点头。而后,在镇暴司众人的护送下进入到了地窟的入口。

        和之前一样,地窟入口依旧是那如同水镜一般。站在地窟入口的面前,李道年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倒影。但是在这之中,李道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自地窟内部蔓延而出的恶意。

        混乱,无序,由内而外的弥漫着恐慌的情绪。哪怕是站在入口之前,李道年便已经有些嫌恶的蹙起了眉头。但是抬眼望去,不管是洪开马丘还是一旁的镇暴司武者乃至没有多少修为再身的工作人员,位于这混乱的气息之中都没有任何的察觉。相反,有一个算一个都在那里忙自己的事情。

        要么是互相闲聊,要么是一言不发的怔在原地……他们对此并没有太多的知觉。

        李道年很快变意识到了这一点,沉下一口气,目光中流露出些许凝重——本以为镇暴司和政府的专员多少回了解一些。但是现在看来,武者途径对于心意的磨练比自己想的还要薄弱……

        通过门户进入地窟的过程十分顺畅,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股暖风从自己的身体轻拂而过。当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李道年等人所处的方位便已经完全变换到了另一个世界。

        那是一片荒原,时间应该在秋冬之间,冷风吹过,毫无准备的马丘与洪开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回过神来后,这才立刻鼓荡血气,将寒意逼出体外。

        没有任何线索……等待了许久,在确定了这个地窟的源头并没有任何提示后李道年也是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地窟分为许多种,在这个基础上,部分地窟在进入的时候修行者便能够通过一些先古修士留下的讯息直接找到地窟的源头,将之杀死或是完成了条件后,便能够离开地窟。而现在,出生点,也就是李道年等人的降临之处没有任何提示,也就是说,这一处地窟的破关条件究竟如何完全要靠李道年等人自行寻找。

        “我先看一下”

        同样是武科的高材生,见状马丘并没有犹豫,而是左右打望了一眼。在确定了周围没有什么借力点将目光望向了一旁人高马大的李道年:“能给个助力吗?”

        “嗯。”闻言,李道年了解的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言语,在确定了之后马丘便倒退几步与李道年拉开距离,然后迈开双腿,朝向李道年快速跑去。而在靠近的瞬间,李道年亦是弓下身子,双手掌心朝上的叠在一起沉在身前,做成手梯的样子。

        马丘的一只脚刚搭上,李道年的双臂与后腰便猛然发力。即便是早有准备,在李道年此般突然爆发的速度之下马丘依旧感受到了强烈的推背感自脚底升腾而起——简直就像是一只脚穿上了火箭靴一样!

        只听到嗖!的一声,伴随着李道年的巨力,马丘那灵敏的身姿便伴随着一个后空翻腾空而起到了二三十米左右的高空。

        虽然这样的高度让马丘有些感到不适,但作为天才武者马丘开始迅速的回过神来,转而手搭凉棚趁着现在站得高望得远向四周打望。

        片刻后朝向地面落下,在距离地面还有七米左右距离的时候李道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马丘降落的速度猛然减缓,就像是有什么无形的劲气拖住了他的身体一样缓缓下落,减少了大量的落地冲击。

        “差不多都看清楚了!”

        一旁的马丘沉下一口气说道:“向东差不多三公里左右,有一座小城。从城市的轮廓来看,应该是取自炎国古代的某个时间节点作为背景。”

        地窟的风格很多,而最多的,便是取自历史之中的某一个片段的剪影融合地窟内部的邪念源头从而形成独立小世界。

        就像是现在这般,虽然只是简单打望了一眼,但是马丘便已经确定了许多东西。

        而在说完之后,一旁的马丘和洪开更是直接从一旁的背包中拿出准备好的发髻假发,然后套上了一身看起松散,但是实际上并不会影响到战术动作的短打外套。

        虽然形制和这个时代依旧格格不入,但是相较于最开始的时候,已经要好上许多。

        而后,二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望向了一旁的李道年。

        对此,抿了抿嘴,李道年只是摘下了自己的头盔。

        李道年本身便不喜欢去修剪头发,因此一直到现在都留着额前的碎发与那有些潦草的马尾。配合那硬朗的五官以及一身漆黑的盔甲,站在那里,哪怕是什么都不做给人的感觉也像是一个威风凛凛的沙场武将。

        唯一要做出改变的……

        想了想,李道年弯下腰拿起一把土在自己身上的盔甲用力的的涂抹了几下。虽说是平原,但是突然之间依旧夹杂着大小不一的碎石。高硬度钢的板甲虽然坚硬,但本身并没有进行防磨损的涂层。伴随着岩石的摩擦声,原本崭新的漆黑盔甲上也多出了诸多战损的细节。

        伸出手掌,在自己的胸口一拍。伴随着翻涌的气劲,李道年的面色也是猛地一白……

        并不沉重,甚至连皮肉伤都算不上。但是在了李道年的控制下,那面庞之上的苍白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多出了一抹虚弱的病态。仿佛,像是刚从激烈的战场上搏杀回来的一样。

        而见到了李道年的样子,一旁的马丘和洪开也是点了点头。

        地窟世界紧连着现实世界,在这个基础上,地窟虽然依附于现实世界,但也时相对独立的小世界。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世界的人们也拥有着自己的认知。如果一旦引起了大规模的质疑,会有极大的可能引起地窟内部的邪念注意导致意外横生提前突变。

        基于这一点,像是现在这般编造出一个合理的身份取得地窟内部生灵的信任便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几公里的距离对于武者而言算不上多远,差不多七八分钟的时间几人便已经来到了距离城门不远处的土坡。而为了安全着想,李道年等人并没有立刻进入城镇,只是站在一旁远远的进行观望。

        城镇并不大,但是城墙却十分宏伟。足足有接近十丈高,给人的感觉不想是一个小城镇能够拥有的宏伟。有些破旧,透过虚掩着的城门,隐约间能够看到城镇的内部并不像是城墙的外表那样繁华。道路间的行人十分稀疏,麻杆一样的身子穿着有些破旧的麻布衣裳。行走间,眉宇间挂着相同的忧愁与麻木,仿佛每一天都是在得过且过的勉强的过活。

        “看起来……没什么问题?”用望远镜打望了一阵,确定了城镇内部似乎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声息,马丘等人的脸上也是多出了一抹迟疑。

        “……不对。”听到了马丘的话语,李道年在仔细观察了片刻后摇了摇头,然后说道:“那城市的方位不对。”

        “城市的方位不对?”

        “嗯。”点了点头,李道年站直了身子,目光中带着些许凝重的说道:“城市的选址要处于适中的地理位置,即择中原则。同时,不管是村落还是城镇,都需要遵守“度地卜食,体国经野”的规律。也就是所谓的可持续发展,保证城镇的居民有足够的场地进行耕种与养殖放牧。”

        “就像是盖房子一样,一个城镇需要考虑的也是整体的布局。人群的聚集也会本能的朝向有足够生活资源的地方聚拢。除去了可持续发展因素之外,而后便是山水条件。“国必依山川”,山川即是生活需要,也是防卫需要。”

        “而现在这座城镇虽然看似建造的十分恢弘,十丈高的城墙高不可攀,但是再这样的时代,想要依靠单纯的人力建造出十丈高的城墙本就代表着大量的人力物力。并且城镇的周遭却并没有任何的可以依附的山体,其所代表的不仅仅只是大量的物资消耗,亦是代表着在建造的过程中工人只能从远方搬运岩石土块进行建造。而即便是最近的森林,距离此地也足足有二十公里,就以寻常人的脚力走上一个来回也要筋疲力尽,更何况是搬运木柴用于建造房屋城墙与日常生火做饭?”

        “同时这城镇的周遭虽然看起来是富足的种植平原,但是本身的土壤并不优渥。”

        李道年伸出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胸甲,伴随着铛铛铛的沉闷声响,一脸凝重的说道:“我刚刚抓起了一把沙土用于涂抹盔甲,但是土壤的湿度而言本身不肥沃。营养成分也十分单一,同时存在着大小不一的碎乱石块。即便是进行了清理,那城镇周围也没有一个稳定的水源用于灌溉,仅凭老天爷的三两滴雨水一年下来的收成恐怕就连交租子都是天方夜谭。”

        “如果此处位于战略咽喉,水路要道也就算了,但此地平原,莫说大江大河,甚至就连溪流都没有半条。土壤干涸,即便是能打水井也难供一城所需。敌人行军也可以直接绕行一侧,完全起不到阻挡的作用。而行商就更不用说了,那城门周遭甚至连几个车辙印都没有。正值晌午,明明应当是人流最为密集的时刻。但就连那酒肆之中都没有多少炊烟灶火……”

        听到了李道年的话语,一旁的马丘和洪开也是愣了愣,回过神来后仔细打望,紧接着便发现李道年说的一点不差。在这之前的时候或许还没有什么,但是按照李道年的想法仔细观察,顿时二人便发现,那城镇虽然看起来十分寻常,但细想之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凭空出现在那里的一样,由内而外的,与周围的荒山野岭透露着莫名其妙的突兀。

        沉吟半饷,李道年的目光微微蹙起,而后说道:“与其说是城市,倒不如说是一个笼子。把所有的人都关在了里面……”

        闻言,原本便已经紧张非凡的马丘和洪开顿时感觉好似有一股冷风自脖后吹来,通体阴冷的同时亦是愈发的感觉到前方那高耸的城墙遍布诡异。

        “这个城市应该就是此处地窟的邪念源头了。”

        轻轻吐出一口气,第一次正式的进入地窟,即便是李道年也感到有些肃穆。

        “只是这些外表与常识的话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准备进去吧!”

        “怎么进去?”洪开的目光也是露出些许凝重。

        “十丈高的城墙,钩锁枪即便是能射上去,在攀爬的过程中也会被发现。”

        “那就从大门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