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自由猛男的爆诞在线阅读 - 47·天黑

47·天黑

        “从正面进去?你疯了?!”

        听到了李道年的话语,一旁的马丘忍不住指着远处的城镇说到:“你自己都说了那城十丈高光是看着就不正常,现在你又要从正面进去。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那是唯一的办法。”

        听到了马丘的话语,李道年摇了摇头说到:“在这种没有掩体的平原上城高十丈,我一个人还好,但是还有你们……团队协作的话,不管我们再怎样的潜行他们都能够迅速的发现我们。甚至说,现在有可能便已经洞察到了我们的踪迹。”

        “如果是通过法术构造的城墙那就更无法攀登了。在钩锁枪落下的瞬间施术者便能够注意到我们的动向。既然如此,从正面进入便是最好的选择。”

        李道年目光中充斥着凝重的说到:“这一类的地窟世界是名副其实的小世界,里面的居民都与常人无疑,只要能够取得到他们的信任,不引起群体的怀疑,那么我们便能够在那城池之中潜伏!”

        闻言,张了张嘴,就在马丘还在想着应该如何说服李道年的时候,一旁的洪开则是举起手说到:“我赞成。”

        “理由呢?”听到了洪开投向里的哦啊年,但是马丘的面色有些难看,但还是不愿意就这样冒险从正门进入。

        对此,瞥了一眼马丘,洪开一脸漠然的说到:“因为道年兄看起来比较强。”

        “……”闻言,马丘有些绝望的扶额叹息道:“你牛。”

        虽然这么说着,但马丘还是站起了身子,表示自己会和二人一起共进退。

        高中的武科班已经会针对团队配合进行一定的训练。虽然还比不上职业武者的战术配合,但少数服从多数还是能较好的执行的。在进行表决的时候可以表达不同的态度与分歧,但上在确定好了队伍接下来的行动之后,便必须绝对服从。

        虽然可以预见,这样强行命令他人少数服从多数多少会造成一些埋怨的声音。但是对于还没有形成建制的武者队伍而言,这也已经是能够做到的最好的选择了。

        确定了接下来的计划,李道年等人短暂的修整了片刻后从土坡后走了出来。

        城墙的大门处,散漫的坐着着两个身着盔甲的士兵。眉宇间带着悠闲,靠在城门的边角上满脸慵懒的坐在那里,即便是有人进出也没有多少反应,活像是一群混吃得死的咸鱼。

        本以为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还会遭受到盘问,但是有些超出李道年等人的预料,在看到了李道年等人后,那些个士兵们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紧接着便又低下了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在他们的视线中,李道年多少感到了些许的可怜,仿佛注视着的并不是李道年,而是误入狼群的羊羔。

        和在外面的时候看到的不同,在城市的里面,李道年能够清晰的看到街道上的行人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虽然是幸福与满足的笑容,但这在地窟着实令李道年感到无法理解甚至是惊悚。

        行人并不是很多,但是声音却并不小。此起彼伏的叫卖声给人的感觉甚至是有些喧嚣。秋冬之间的时节明明应当是有些清冷的,就像是李道年等人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一样,一道冷风吹过马丘等人甚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而现在,在进入了城市之后,李道年等人却并没有感受到多少的寒冷与荒凉。相反,哪怕是有些空旷的街道,伴随着那些叫卖声也有一种浮躁的热闹。

        人不多,但是能够感受到民风的淳朴。

        老者模样的人坐在街道的长凳上弹着手中的胡琴,伴随着悠扬中带着些许荒凉的曲子。老者身旁的孩童们则是毫不在意的嬉戏笑闹,三五成群的围成一个圈一边跳着一边唱着李道年从未听听说过的某地乡土歌谣。

        几个穿着相对华贵一点的公子哥这是围在一起一个木笼子的旁边。没有多少的空隙,挤在一起脸红脖子粗的叫喊着,咒骂着,欢笑着。而透过强大的目力,李道年能够确定,他们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笼子里正在厮杀的两只蟋蟀。

        还有一些醉汉,躺倒在街道的角落里。时而兴奋,时而低落,嘴里喃喃自语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但不管怎样,就乍一眼看过来的话,这就是一个安静祥和生活富足的世外小城。

        甚至说,就连李道年都出现了一瞬间的疑惑——按照由师他们说的,域外天魔有一个算一个,都是通过以人们的欲念为食强化自己的邪术。而现在,不管怎么看,现在的这个城镇都不像是有天魔盘踞的样子。

        “是不是我们搞错了?”

        行走之间,望着周围的环境,一边警惕着,一旁的马丘也有些迟疑的说到:“这看起来并不像是天魔的世界……”

        根据教科书上所说的,虽然一些天魔的世界十分庞大,甚至于现实世界不分伯仲。但因为天魔本身的特性,这些个世界往往都被笼罩在绝望之中。包括其中的生灵也是,也只是作为待宰的猪羊被圈养其中,作为资粮活着,没有超脱与挣脱这个世界的可能。

        而现在,这个世界给人的感觉甚至要比现实世界更加完美。老有所依,幼有所教。路过的行人虽然也会向李道年等人投来视线,但有却并没有多少的恐惧与排斥位于其中。更多的就只有好奇。而且并非是没有礼节的一直盯着,在注意到李道年等人将目光望向他们后,城镇里的居民们也便微笑着颔首然后收回自己的目光。

        简直……

        简直、

        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大同世界……

        蹙起眉头,感受着心底的想法,李道年只感觉一阵浓浓的不可思议。但是很快,李道年也便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天魔诡异,不同时代的天魔也都会伴随着人族的进程进化出不同的能力。只不过在之前的那些个时代都无法完美的隐藏自己根源的丑陋与那恶臭的血迹。来到而今的这个时代,天魔的手段显然无法像是之前那般仅凭表象便看出端倪……

        如果李道年没有记错的话,在荒古时期的域外天魔只需要正面搏杀便足够了。而来到了中古之后,便多出了各式各样的妖魔邪术……现在看来,在来到了新的时代之后,这些个域外天魔,也拥有了更加花哨,更加难以捉摸的手段。

        镇定心神,思索了片刻后,李道年很快便发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转头向身后的街道望去,虽然并没有多少的变化,但李道年依旧感受到了一阵凉意。

        “眼下,应该是秋冬之交吧?”

        “啊。”闻言,一旁的马丘说到:“就从温度来看的话,应该是在秋冬之交。来的路上那几棵树连叶子都落光了,草地也是枯黄色。”

        “秋冬之交……为什么还会有人能都斗蛐蛐?”

        “……因为那是地窟生物?而且这里不是挺暖和的吗?”洪开也是有些不太确定的说到:“虽然有些奇怪,不过这里是地窟世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对此,李道年只是沉默但是本身并没有说话。

        “先去酒肆客栈之类的吧。”就在李道年还在想着的时候,一旁的马丘提议道:“这个地窟应该要比想象中的更加难缠……这也就代表着除去了此域的天魔之外,或许还有其他世界的域外人族。作为三教九流汇聚之地,我们或许能在那里打听到一些消息。”

        来到客栈,李道年等人有些失望。虽然正值晌午,但是客栈的人流极少,只有零零星星的三两桌人在那里低声饮食。并不喧哗,相反有些诡异的安静。在看到了李道年等人推门而入的时候,更是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朝向大门口望了一眼。但是紧在这之后便又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转而继续低声的吃吃喝喝。但就算是恢复了吃喝,也没有半点酒肆晌午之时该有的喧闹的样子……

        安静地仿佛温度都降低了几度。

        “几位客官,你们这是打尖还是住店?”看着李道年向自己这里走来,身上穿着一身短打的店小二笑呵呵的便迎了上来。

        听到了是能够听懂的话语而不是某地的古语或方言,马丘等人并没有感到意外——域外天魔的存在虽然贯穿了整个人类存在的历史,但是有一点很有趣,那便是不管是在什么时代,域外天魔的话语都是无比的浅显易懂。连带着地窟内部的来自其他世界的域外人族也是,别说是同属儒家文化圈的亚洲人,就连其他地域只熟悉英语德语的人在进入地窟之后都能够畅通无阻的进行交流。

        基于这一点镇暴司也进行了长时间的研究,但始终没有一个确定的结果。而掌握着“有教无类”的儒术,根据李道年的猜测,应当是因为域外世界的交流能够直接跳过语言,音节,声调等传递的介质,直达交流的本质。

        抱着速战速决的目的,马丘说到:“打尖,我们一会……”

        “不,我们住店。”

        还没等马丘说完,一旁的李道年便插嘴将打尖吃个便餐改成了住店修整一夜。不等马丘等人询问,李道年便转头说道:“我们再来到这里的时候遇到了一伙劫匪,还是休整一下明天一早再出发离去吧。”

        听到了李道年的话语,一旁的马丘和洪开对视了一眼,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点头同意。

        而在这个过程中,李道年的眼睛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店小二的眼睛。不知道为何,虽然一路走来李道年看到的都是快乐,美好,富足。但是仔细回想,他们所有人的快乐似乎都格外的单调。尤其是那些人的眼睛,充斥着无法理解的木讷。

        而在这木讷的眼神中,他们脸上的笑容却又是极为真挚的,无法伪装出来的……

        虽然店里的小二并没有询问,但是李道年还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等人的身份来历——这无疑是有些莫名其妙的,甚至说本就是一个破绽。但就算是这样,就算是在知晓了李道年等人的身份来历后那带你小二依旧没有半点不对。只是笑呵呵的说到:

        “那感情好,我这就去吩咐后厨的给各位做些热乎菜,顺便也收拾一下屋子,省的三位客官睡得不踏实!”

        “嗯……说起来,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见到始终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李道年索性也懒得装了,直接说道:“我们三人初来此地,也不知道此地的规矩。有什么需要注意的还请告知一下,省的一个不注意就惹得一身骚。”

        一边说着,李道年拿出进入地窟前便准备好的银锭递向了店小二——李道年的背囊中包含了各种地窟的交换物资。而在来时的路上,李道年已经确定了这个地窟世界于炎国古代一样通过金银铜等贵重金属进行交易,

        似乎是有些没有想到李道年居然会如此干脆直白——别说是店小二了,就连一旁的马丘和洪开都有些惊恐的放大了眼眸。

        并没有理会身旁的二人,也并没有看到李道年递过来的银子。只是在听到了李道年的话语后那店小二的身躯猛然僵直了一下。下一刻,在众人的视线中,店小二那原本麻木凝滞的瞳孔突然开始了剧烈的颤抖。。

        紧接着更是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吼。就像是中风了一样,整个人的身子猛地一抻,四肢扭动成了诡异的姿态。重心失衡后倒在地上接连翻滚。一面翻滚着,一面挣扎着伸出手臂,身躯绷紧并本能的扯动自己面皮。

        店小二那诡异的样子很快便引起了酒肆里其他人的注意。不等李道年等人反应,那些个吃酒的客人便一拥而上压住了店小二,然后齐齐举起松向了后屋。也似乎是注意到了自己被抓住,原本还在挣扎中时而清醒时而癫狂的店小二发出一阵哭嚎。顷刻间皮开肉绽的面庞上涕泪横流:“跑!天黑前,跑!!!”

        只是断断续续的几句话,还没等说完,紧接着便有一人将一团破布塞到了小二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