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九日焚天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杂役处

第八章 杂役处

        小胖看着刘官玉,笑咪咪的样子:“官玉啊,我就是这里的管事,你可以叫我多管事,也可以叫我小胖。”

        “多管事好!以后还请多管事多多关照!”刘官玉行了一礼。

        把管事叫成小胖,那得有地位和实力,目前的他,还不至于弱智到叫管事为小胖的地步。

        多管事很满意刘官玉的表现,心道这小子还挺聪明,懂得尊卑有序。

        看了看刘官玉奇异的外貌,多管事问道:“官玉啊,你多大啦?”

        “回禀多管事,我今年十五岁。”刘官玉答道。

        “你的头发白了一半,面相也看起来像中年,这是什么原因呢?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关心一下你!”多管事脸上的笑容人畜无害。

        刘官玉面不改色,很自然地答道:“回禀多管事,我九岁那年得了一场怪病,导致未老先衰,少年白头。我的外表原先看起来比现在还要恐怖,经过师尊治疗,已好多了。”

        “哦,那就好!”多管事明白似的点点头。

        刘官玉问道:“多管事,在杂役处我该干些什么事情?”

        多管事道:“杂役处的事情很多,也很杂,有砍柴的,有挑水的,有做饭的,有种灵草的,有养灵兽的等等。你喜欢做哪一种?没事,随便挑!”

        刘官一道:“我听多管事的安排!”

        多管事沉吟半晌,这才说道:“那你就去砍柴吧,这项工作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相对多一些,你可以有更多的功夫用来修炼。”

        刘官玉想不不想就答道:“好!那我就砍柴!”

        多管事脸上的笑容又多了几分,刘官玉爽快的回答让他心里相当舒服,作为峰主的亲传弟子,能来杂役处干活已是不易,还尊重领导服从命令,这样的人,肯定令人喜欢!

        多管事暗自决定,要尽力多照顾这个听话的刘官玉!

        “官玉,走,去看看你的住处。”

        多管事带头向前走去,每走一步,都踩得地面咚咚作响,犹如一只大象在行走。

        刘官玉跟在后边,亦步亦趋。

        小路由青石铺成,踩在上面,竟微微有凉意直透脚底。路两旁错落有致地种着一人高的各色花草,五彩缤纷的花朵随风摇曳,阵阵清香扑鼻而来。更有庭院阁楼掩映在花草树木之间,时有鸟鸣声透过花草传来。

        刘官玉如入仙境,连脚步都似要飘然飞起。

        “仙人居住之处,果然不同凡响!连一个最低层的杂役处,也能有如此好的环境,在这里修炼,进境速度应该比冲天城快多了吧,我身体上的难题,岂不是又多了一丝机会。”

        “还是大地方机会多!要是还在冲天城,恐怕只能一命呜呼!”

        刘官玉暗自庆幸,这一次,来对了!

        忍不住又使劲吸了几口气,只觉得这里的空气格外的清新,让人心神皆醉,神清气爽。

        “难道这地方的空气好是因为灵气充沛吗?可惜还没有破入借天境,不然就能沟通天地,感知到这里灵气的多少了。”

        刘官玉不由想起师尊居住的峰顶,那里的灵气应该更稠密吧!耳边似乎又回响起师尊女儿那清脆悦耳动听之极的声音。

        刘官玉神思飞扬,心中满满的都是期待。

        走过一座斜斜的小山坡,来到一座草木环抱的庭院前。

        庭院的斜前方,横卧着一方巨大的青石,上面刻着龙飞凤舞遒劲有力的三个大字。

        满江红。

        庭院两侧,各有几棵高大的树木,需要两人才能合围的粗壮树干笔直地刺向天空,只在较高处横生几许枝节,茂密的树叶点缀其上,形成一个巨大的伞盖,犹如在地上支起了一顶高高的遮阳伞。树旁边几朵小花开得正艳,微风吹过,花枝摇晃,阵阵清香扑鼻。

        门前是个条形青石铺成的走廊,正对门的走廊处,有七八级青石台阶。

        “满江红庭院是杂役处设施最好的庭院!官玉,为了让你能够更专心地修炼,我特地挑选了满江红让你单独居住,其他人可都是几人合住一处庭院。”

        多管事终于停住了开山掘地般的脚步,站在刻有满江红的巨石旁边,手指着庭院,笑着对刘官玉说道。

        “呵,真的吗?你老人家对我太好了!我简直受之有愧!”刘官玉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很老吗?”多管事突然脸色一整,严肃地问道。

        “呃,不老,不老!谁敢说你老,我第一个跟他急!都是我一时高兴导致口误,对,口误!”刘官玉急忙辩解,有些不适应多管事的快速变脸。

        看着刘官玉有些慌张的模样,多管事又笑了。

        “啊,不要着急嘛!我只是同你开个小小的玩笑!”

        “多管事你不生气就好!我就怕一不小心惹你不高兴了!那就罪过大了!”刘官玉用手拭了拭额头,似乎上面有汗珠沁出。

        “来,我们一起进屋里去看看!”多管事招呼刘官玉道。

        走过青石台阶,越过青石走廊,推开花雕木门,屋内丰富的陈设映入眼帘。

        屋内正当中,一张玉石制成的方形石桌倚墙而立,洁白的桌面光可鉴人,放着两个水果盘,盘内空空如也,并没有什么东西。

        桌子周围,整齐地排列着几只淡红色的木椅,与洁白的桌面相映成趣。

        侧面的墙上挂着一张猛虎下山图,图下面是一张条形的白玉石桌,桌上摆满了各种日常用品。

        石桌尽处,有一扇木门,推开门,入眼的便是一间温馨舒适的卧室。一张奢华的木制大床靠墙而立,很是抢眼,床上铺着厚厚的床垫,床垫上的被褥看起来非常高档富贵,整齐地叠放着。

        木床边是一个朱红色的柜子,两只木椅并排而立。柜子里面只有一本书,一个令牌,两套杂役的衣服。

        “哇,太好了!”刘官玉看着这卧室不由叫出声来,又问道:“多管事,我可以把自己的行李放在屋里吗?”

        “当然可以,现在,你就是这处庭院的主人了!”多管事笑道。

        刘官玉当即把行礼包放在了其中一张木椅上。

        出得卧室,便看见对面一侧的墙面上也有一扇木门,里面却是一间练功房。

        房内摆着各种练功用具,大小不一的铁球,轻重不同的石锁,灌注精铁沙的绑腿,打坐用的蒲团,琳琅满目,不一而足。

        走走停停,把整个庭院都看了一遍,刘官玉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

        多管事一双粗壮的双手放在高高隆起的腹部上,笑着问道:“官玉,你对满江红庭院还满意吗?”

        “满意,太满意了!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感谢多管事费心!日后定有所报!”刘官玉深施一礼。

        “官玉,你太客气了啊!我得说说你,我们之间,还用那么客气吗!”多管事摆摆手,似乎随意的说道,但他的笑声却格外的爽朗。

        “哈哈哈!”

        多管事的笑声十分洪亮,似乎具有无比的穿透力,震得几只翠绿的小鸟吱吱叫着从花丛间飞走了。

        刘官玉也笑了,他能感觉出多管事对自己也是满意的。

        多管事又将日常的注意事项交待了一番,诸如砍柴的地点,砍柴的数量,堆放的地方,开饭的时间等等。

        刘官玉一一牢记在心。

        “砍柴这组加上你一共有六个人,呆会儿我会叫其中的小猴子来领你吃中午饭,吃完饭后再去砍柴吧,现在你可以先熟悉一下环境,整理一下庭院。”多管事交待刘官玉道。

        “好的!”刘官玉答道。

        “我还有事要处理,这就先回去了!”多管事告辞道。

        “我送送你!”

        “不用,不用!”

        刘官玉坚持把多管事送下了山坡。

        独自返回,站在庭院之前,刘官玉不由心潮澎拜,感慨万千。

        对于刘官玉来说,这几日间的事情变化,跌宕起伏,转折离奇,犹如梦中。

        几日之前,自己还在一个偏僻的地方为活命而苦苦挣扎,眨眼之间,却已拜入仙门,拥有良师,拥有富足的修炼资源,拥有仙境般的居住环境。

        世事无常,变化万千!生活的魅力尽在此中!

        只要你不放弃,未来就充满希望!

        进入卧室,稍微整理之后,刘官玉就急不可待地查看起柜子里的东西来。

        一套杂役服,由粗麻制成,看起来非常耐用,背面有一个硕大的红色圆圈,里面印着一只下山猛虎,虽不精细,却神态逼真,威势尽显。

        猛虎下面还印有三个黑色的大字。

        杂役处。

        想来必是杂役处的标志服饰了。

        那块令牌小孩巴掌大小,由青铜制成,一面也是一只下山猛虎,另外一面赫然也印有杂役处三个字。

        刘官玉心中纳闷。

        墙上有猛虎,衣服上也有猛虎,令牌上还有猛虎!

        猛虎,又见猛虎!

        这杂役处,难道与猛虎有什么渊源不成?

        摇摇了头,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取出了那本书。

        书上有五个小字。

        “五行真气法。”

        却原来是一本修炼秘籍!

        刘官玉粗略地翻看了一下,大致明白这是一门专供小世界境人士修炼真气的法诀,放在俗世之中,当算得是一门非常精妙的功法。

        但刘官玉却并不打算修炼这五行真气法,因为他有师尊传授的周天大衍诀。

        五行真气法虽是不凡,但与周天大衍诀比起来,仍是远远不如。

        据师尊所述,这周天大衍诀乃是他几十年前在一秘境所得,是一门极其厉害的远古炼气法诀,并未流传于世。

        这门法诀虽然言辞深奥,晦涩难懂,但在飞行舟上,有师尊指点,却也基本搞懂,剩下的就是继续熟练的问题了。

        刘官玉长长呼出口气,眼中满是期待之色。

        “我要活命!”

        “我要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