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是这样的作者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武林在耳,坐而吃瓜

第六百九十六章 武林在耳,坐而吃瓜

        “是东海帮的人!”

        “刚才还有人说,今日不见东海来人,结果突然之间,就来了这么多!”

        “怎么样?这赌注还是我赢了吧!我早就说过了,那湖海本是一体,那东海帮的帮主,更是整个湖海联盟的大盟主,他们怎么可能不派人来?”

        ……

        在被驱赶之中,众人脸色接连变化,便议论起来。

        人群一阵阵嗡嗡嗡。

        围着李怀的这一群人也是深色紧张起来。

        尤其是众人看着这忽然出现的一群人,个个都凶神恶煞的,为首的那人更是气度深沉,不怒自威!

        “是那尤虑!湖海盟主!”

        “他亲自过来了,对那位青海帮的长老还真是看重啊!”

        “是啊,那府中肯定是个热闹局面,可惜咱们不得见,憾事,憾事!”

        在众人的注视中,这东海帮的一群人就这么嚣张的走了进去。

        “哎,兄弟,你说他们这一进去,肯定是要挽留那位杨长老的吧?”坐在李怀身边的粗犷男子忽然叹息起来,对着李怀说话。

        旁边又有个书生模样的男子笑道:“可不是么?听说这位尤盟主雄才大略,自从上位以来,一直都致力于扩大湖海联盟的影响力,凝结几帮的凝聚力和实力,而这位杨曲杨长老,在青海帮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他突然要金盆洗手,不光是让青海帮的势力衰减,也让整个湖海联盟的力量有损,尤盟主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出动大阵仗来阻止、劝说,也是理所当然的。”

        “是这个道理,”一个乞丐打扮的跛脚老人点点头,笑呵呵的同意道:“依小老儿我的见识,今日杨长老的金盆洗手未必能如愿以偿啊,说不定就要被留下来……”

        他们几个人一开口,旁人也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纷纷参与进来。

        这些人坐在李怀的周围,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很是开怀。

        而且,李怀注意到,最早开口的三个人,明显是在武林中颇有地位,因为其他人在他们三个说话的时候,不会随意插嘴,而且所有附和。

        遍数这三人的造型,除了第一个大汉看着有几分杀猪匠的味道,一看就是走南闯北的武林中人,后面两个,一个书生,一个老跛子,都有些兼职的意思。

        这样的人在武林中,自是让人觉得不好惹,背后必然有什么依仗。

        当然,在其他人的眼中,李怀这架势一看也是不好惹的,带着几个护卫,个个都有身手,同时出手阔绰,一副世家公子的模样。

        因此在众人议论闲聊的时候,也会时不时的征求一下李怀的意见。

        对此,李怀多数都是点点头,表示同意,但心里却不以为然,按照他对这个世界的剧情了解,眼前这分明就是金盆洗手的大戏,其模型脱胎于一个著名情节,虽然为了规避版权问题,他并不想说的太明白,但想来知晓的心里都明白。

        “就看刚才那东海帮的架势,活脱脱一个五岳盟主的范儿,甚至盟主亲自降临,他们这一进去,十有八九是个逼宫戏码,然后闹出一点人命,期间再冒出几个主角,搅动诸多风云,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只是我该如何介入,才更威风?这个时机的把握,还是十分重要的。”

        这般想着,他不由竖起耳朵,真气全力运转聚集在双耳,那周遭的声音快速汇聚过来,然后被他抽丝剥茧的剔除了一部分,只留下来院子里的那部分。

        此刻,那院子里是有些安静的,像是整个场面被什么人、什么事给镇住了。

        “里面应该已经开始了。”李怀顿时来了兴致,然后朝着旁边的江上道:“江兄,你去买几个瓜来,让我们大家吃吃瓜。”

        “嗯?”江上闻言一愣,想着这好端端的,怎么又想起来吃瓜了。

        倒是那何夏反应快,知道这位爷的命令,不管多么离谱,都不该违逆,于是马上就附和道:“应该的,应该的,咱们在这外面候着,也没有多少遮挡,吃吃瓜,解解暑,也是应该的,江兄快去吧。”

        那江上迟疑了一下,有些不安的道:“那万一张叔过来询问……”

        “我自会和张公说的。”何夏这般回复着。

        他们口中的那位张公、张叔,就是他们所走的关系,拿到了所谓的邀请。

        李怀现在已经知道,这个邀请实际上是门外席。

        好在,他也不纠结这些问题,因为那位张叔这会还不知道在哪窝着呢,肯定是顾不上自己这几个走后门的,因此并不置喙,等江上跑过去买瓜,自己便在此处凝神静听。

        院子里的情况,又有了变化,经过了刚才的冷场,紧随其后的,就是一连串的对话声,其中一个声音尖锐、高亢,有一种走狗龙套的味道,李怀轻而易举的就分析出来,这该是那位湖海盟主的马前卒,正在那边狂吠。

        说什么“没有将盟主放在眼里”、“心里没有湖海联盟”、“你今日金盆洗手分明是心中有愧”云云的标准反派精英怪台词。

        另外一边则是个稳重的声音,有几分沧桑,只是此刻这沧桑中,又有几分悲愤和无奈——

        “杨某着实没有这般心思,只是希望能远离江湖纷争,给妻儿、儿孙一个前程,还望盟主能高抬贵手,日后若有需要的地方,杨某一样责无旁贷……”

        这话一说,两边的对立势头,立刻就呈现出来了呢!

        李怀心中暗暗说着,正好这时候江上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手里捧着几个瓜。

        李怀称谢一声,抬手轻轻一挥,这面前的几个西瓜纷纷裂开,成了一片片的,就像是被刀子切开了一样,而且几乎个个都一样大小。

        边上几人见着这一幕,都是心中一凛。

        那老跛子更是笑道:“公子好俊的身手!”

        李怀摆摆手道:“雕虫小技,雕虫小技!”但他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更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暴露,只是一门心思的听着院子里的动静,因为此刻,那院子里也有大瓜揭露,逐渐精彩——

        “杨长老说得好,但恐怕你为了妻小是假,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掩人耳目,从而给那朝廷妖人遮掩,是为了日后助纣为虐,协助大楚,欺压武林做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