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痛苦人脸

第二百二十四章:痛苦人脸

        关于物质转变我曾考虑许久,针对此点我也曾深入分析过,就目前而言我仅能推测那未知螝物可通过触碰杀人,且速度其快防不胜防,至于如何反制仍无有效办法,毕竟我对这只螝了解不深,执行者一方暂时也都将主要精力放在寻找线索上,很明显,既然无法对抗螝物,为今之计就只能尽快从生路着手,尽可能用最短时间找到生路。

        当然,分析生路的同时我还不会白痴到完全无视螝物存在,而我这种在意除了提防警惕外还多了些其他部分,比如我一直认为螝不一定完全无敌,比如我仍对反制手段抱有一线希望,又比如……

        这只螝源于何处?

        ………

        哈尔顿庄园,漆黑夜幕下,彭虎正目睹着如下一幕:

        血人动了!

        见匕首攻击无果,未等程樱接下来有所动作,对面血人那另一条空余左手就已径直伸出,以快到惊人的可怕速度径直抓向前方,抓向和‘他’仅有一米间隔的程樱!

        之前说过,由于这只螝的攻击方式太过诡异再加之攻击速度极快,甚至已达到躲无可躲的地步,所以很自然的,哪怕程樱身手远超常人,哪怕他神经反应力非比寻常,可是,在如此近距离下,加之血人那本就快如闪电的惊人速度,还不等意识到大事不妙的程樱做出躲闪动作,下一瞬间……

        血人……不,血螝,血螝那条细长手掌,那只需轻微触碰即可快速将所碰事物转化成蜡像的手掌……

        就这样一把抓在了程樱额头之上!!!

        这一幕,被彭虎看在眼里,被恍然回神的他恰好看在眼里,见此画面,他,愣住了。

        彻彻底底愣住了,因为,他看到,看到那只一旦触碰就能把任何人转变成蜡像的红色血螝抓住了程樱。

        血红手掌直直伸来,瞬间触碰到程樱。

        此时此刻,螝那只血红手掌就这样死死按在程樱额头之上!

        “不!!!”

        光头男脑海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并非是他不想阻止,而是那血螝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到连反应力在自己之上的程樱都无法躲避,更何况他彭虎?或者说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前螝就已抓住了程樱。

        太迟了,一切都太迟,唯一剩下的,只有不甘,只有悔恨,只有光头男那串狰狞狂吼。

        然而……

        呲拉!

        不可否认血螝手掌已实打实按于程樱额头,可是,就在血螝手掌触碰到程樱额头那一刻,想象中的悲惨结局并未出现,出现的反而是另一番奇异变化,一串类似火焰腾起的灼烧呲拉声响起,以及一道几乎同时从程樱身上泛起的刺眼蓝光,下一瞬间,随着蓝光骤然腾起,血螝那按于程樱额头上的细长手掌竟如同被高温灼烧到那样迅速收了回去!

        不仅如此,被蓝光这一冲击,血螝整副身躯居然也像是被高速冲来的汽车所撞到那样被当场倒飞而去!

        ………

        道具名称:警示珠。

        道具种类:可持续使用型道具。

        功能介绍:护身型灵异道具,珠子内蕴含驱魔力量,属被动触发,此道具无法主动攻击,当持有者受到灵体攻击后,珠子即会在持有者身上自动产生一道蓝光屏障并抵挡一次毙命攻击。

        注意事项:本道具为被动触发型道具,持有者无需刻意使用即可在遭受灵体毙命攻击时自动产生一次抵挡效果,一场灵异任务可被动触发两次,两次后效果消失,第三次将会无效化,

        兑换价格∶4点生存值。

        提示:本道具仅能对灵体攻击产生抵抗效果,亦仅对灵体毙命攻击有抵抗效果,非毙命攻击不会触发。

        ………

        血螝被弹飞了,被那阵骤然泛起的蓝光当场弹飞。

        怎么回事?

        变故发生过于迅速,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略微一愣,和程樱一样同属执行者的彭虎仍是第一时间猜出了原因的大概。

        灵异道具!

        必然是某种灵异道具,这家伙绝对兑换了道具,否则又怎么可能在被这只触碰既死的可怕螝物抓住后还能活着?

        以上这些虽然形容起来繁琐可事实上从程樱被抓到异变发生,以至于随后螝被弹开其整个过程皆发生在一瞬间,见这名平时很喜欢和自己斗嘴可又实打实被自己所认可接纳的伙伴安然无恙,刚刚还如坠冰窖的光头男不由内心稍安,提的心堪堪放下,话虽如此,但事实上危险并未解除,和身边虽免于一死目前也早已后背遍布冷汗的程樱一样,彭虎放下的心又很快提了起来,二人任谁都没有没有时间庆幸,因为他俩都清楚……

        螝,依旧存在,在场之人仍没有摆脱死亡危险!

        果然,面对如此险境,此刻,远超常人的胆色和资深者应有的魄力在程樱和彭虎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趁着血人被弹飞这一间隙,根本不用任何人催促,几乎同时回过神来的两人就立即有了动作,在这种时间紧迫,甚至死亡极有可能会在下一秒继续来临的情况下,彭虎二话不说,先是一把将地面生死不知的拉尔森扛于肩上,接下来,他便和程樱一起转身就跑,双双冲过花坛,旋即不顾一切朝后方庄园大楼狂奔而去!

        哒哒哒哒哒!

        二人玩命狂奔,仅仅片刻间,随着脚步渐跑渐远,两人身影亦很快隐没于后方夜色中……

        唯一留下的,是寂静,是花坛周遭几近无声的死寂夜色。

        没有声音,没有响动,有的……就只是那不知何时又重新竖立原地的血红之人。

        不,不是血人,而是血螝,一只全身沐浴在血液之中的凶残恶灵!

        是的,虽然几秒前被那名人类身上所泛出的奇异蓝光击飞,但事实上蓝光对这只仅有人类外形的血螝却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待从急速倒退中停住身形后,不知为何,‘他’即没追赶亦没尾随,这只嗜杀成性的可怕血螝更没有再做任何动作,反而以一种半个身子埋在地下半个身子露出地面的骇人状态一动不动竖立原地,一双赤红眼珠则注视着前方,注视那疯狂奔逃的二人,不知过了多久,血螝那和人类一样拥有五官的红色脸孔上先是露出了一丝诡异笑容,与此同时,原本从来没有发出过丝毫声音的‘他’竟然首次发出声音,在没有张嘴的情况下以一种无法理解的方式传出了一串骇人笑声: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接着,血螝消失了,伴随着骇人笑声,混合着阵阵微风,血螝身躯逐渐下沉,直至沉入地底消失不见。

        只不过……

        如有人仔细观察,借助着天空微弱月光观察地面,那么仍会隐隐看到某些东西,地面,有有一摊血渍,一滩不仔细看很难发现的血渍正朝前方楼房径直移动而去,除血渍外,诡异的事情仍未结束,同一时间,就在血渍快速隐移向楼房之际,正前方,那栋原本豪华且看起来也无甚异常的庄园楼房竟也在瞬间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模糊月光下,楼房墙体表面开始以肉眼可见速度凸显出一张张人脸,是的,人脸,全是人脸,数不尽的人脸,这些人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样貌各异同时这些快速从墙体突显而出的无数人脸还无一例外维持着一副痛苦表情,一副痛苦至极的狰狞表情,人脸在动,他们似在哀嚎,似在嘶吼,可却又发不出丝毫声音,就如同被囚禁般哀伤痛苦,唯有一张张脸在墙体表面绝望挣扎着。

        这一幕虽恐怖至极,但这一幕却仅仅只在出现了一瞬间便重新恢复如常,接着,整栋楼房便和之前一样恢复正常,就好像刚刚那一切从没有发生过那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