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男人的江湖在线阅读 - 第336章 酒风不正

第336章 酒风不正

        王向东耍了一通官威,赵小军两口子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毕竟钱比什么都重要。见他俩服服帖帖的,王向东又说道:“我再跟人家梁老板联系联系,看看还能不能说服人家从咱们村里走。如果你们再瞎要钱,我就以村里的名义从山上修路,一分钱也不给你们!”

        当地的老百姓就靠山上那几棵核桃树卖点儿钱,别的哪有收入啊?遇到丰收的光景,能有上千块钱的收入,偶尔再偷偷摸摸的买几棵树,补贴一下生活。但是,你要买种子吧?要买化肥吧?要供孩子上学吧?要买穿的吧?一年到头存不了几块钱。五十万对他们是天文数字,五万块钱那是巨款,要不来五十万能得几万也行啊,李秀莲马上说道:“我们听叔的。”

        王向东转身去了苏得贵家,让他给梁惠凯打了电话。梁惠凯听了苏得贵的话,心里一乐,说道:“我这两天正好有点忙,过几天再去行吗?”苏得贵看看王向东,说道:“行啊。这件事可是我们的支书大人亲自出马帮你搞定的,赵小军一定会按着你的意思来,放心好了。”

        没想到王向东先着急了,哈哈!即是好事也是坏事,王向东能无缘无故的帮自己吗?他这么急切自然有他的想法啊。反正也不着急,拖几天他们更心慌,梁惠凯说:“是吗?那太好了,你代我向支书表示感谢。过几天我带着酒去,咱们一起热闹热闹。”

        耗了两天,梁慧凯买了两箱小糊涂仙,十斤排骨,十斤羊肉,去了二十亩地村。先去拜访了王向东,表达了感激之情,把礼物放下说道:“王叔,麻烦您中午做顿饭,再看看请谁,叫过来认识认识?”王向东说:“小意思,这事儿包给我,给你办的妥妥的!”

        和王向东说了几句话,去了赵小军家。两口子见梁惠凯来了,微微有些尴尬。不过,趋利是人的本性,这种事儿梁惠凯见多了,所以对他两口子并没有太多的成见或者轻蔑他们,说道:“赵哥、嫂子,谢谢你们高抬贵手。”

        赵小军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话,李秀莲酸溜溜的说道:“我们一分钱都要掰开花,你是大老板,从不把几千、几万的当钱,和我们挣这点儿利干什么?”梁惠凯说:“嫂子,这话就不对了,生意归生意,人情是人情,不能混为一谈。以后咱们相处的时间还长着呢,有什么困难我都可以帮你们嘛。”

        李秀莲说:“你这句话嫂子可是记着呢。我们也不是不讲理,谁不想多要点呀?不过,看你人不错,那天还帮了我们的忙,就按你说的价格,一棵树五百块钱,砍下来的树我们做成椽,帮我卖了。”

        梁惠凯说:“行,这事咱们就定了!你们痛快,我也痛快,卖椽的事包在我身上。再次表示感谢!嫂子人漂亮,心眼好,还明事理,赵哥有福气呀!”

        赵小军嘿嘿一乐。李秀莲脸上有些发烧,心道,你这混小子,怎么能当着我老公夸我呢?忍着笑意说道:“那有什么用?有钱才是硬道理。对了,还有一件事儿想问问你,这条路是你自己修啊,还是请别人修?若是请别人修,我们承包行吗?”

        这个李秀莲够鸡贼的!梁惠凯一乐,说道:“也行!只是你们会修路吗?”李秀莲说:“那有什么好修的?按照你的要求来不就行了吗?”梁惠凯点点头,问道:“你们打算多少钱承包啊?”李秀莲犹豫了一下,问道:“不是说要百十来万吗?”

        你也真敢想!那是我随口说说,还当真了?梁惠凯笑笑说:“原来我以为不好修,可是问了你们村里的人,都说你家这面山坡上的岩石很软,根本不用放炮崩山,雇一台钩机就足够了。你想,从村后到矿山一共一公里左右,用最慢的速度一个月也能挖通了。其二呢,路面也不打算铺水泥了,成本太高,你说这样是不是就用不了多少钱?”

        李秀莲脸色一滞,说道:“你说的我也不懂,不论多少钱承包,别让我们亏就行。”梁惠凯说:“古人讲投桃报李,这次从你们家山上修路,你没有为难我,承包修路我还能让你吃亏?你就放心好了!这两天你们抽空去打听打听钩机的价格,都是透明的,租一台160的小松就合适。在此基础上,按一个月给你们一万五,相当于一天给五百,负责监工、平整。假如少用一天钩机,再奖励你们二百。”

        李秀莲说:“那要是超过三十天怎么办?”梁惠凯说:“不可能!要我组织二十天准能完。”看两口子不说话,梁惠凯又说道:“你们把钩机盯好了,准没问题,假如遇到特殊的情况咱们再论,行不?”李秀莲一脸严肃,盯着梁惠凯的眼睛说道:“亏了我可是不干!把我惹急了,躺在路上不让你的车走。”

        梁惠凯一乐:“雇钩机的押金我给你垫着,不用你出一分,怎么能亏了?你就等着躺在床上数钱吧!”李秀莲舒了口气,咯咯一笑道:“那行,嫂子信你!中午嫂子给你做炸酱面,尝尝我们的农家饭。”

        这女人真不好惹,翻脸比翻书还快!梁惠凯说:“谢谢!不过你就不用做饭了,中午王向东请客,赵哥、嫂子一起去?”李秀莲说:“让你赵哥去吧,我一个妇道人家就不掺和了。”

        两个自然村离着只有半里地,两人溜溜达达的前去了。等他俩到了王向东家,院里已经摆了一张餐桌,有六七个人围着桌子神侃。梁惠凯认识的只有王春长和苏得贵了,赶紧上前给大家散了一圈烟。村民们神态各异,有人略显拘谨,有人大大咧咧,有人神色崇拜,有人一脸玩味。

        他俩还没有坐下,有人调侃道:“小军呀,从此以后,你就领先大家一步跨入小康社会了,今天可要多喝点,庆祝庆祝。”赵小军嘿嘿一乐,说道:“那还叫钱?都买不起梁老板的四个车轱辘。”那人骂道:“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你!”大家哈哈大笑。

        王向东做了四道菜,土豆炖排骨、胡萝卜炖羊肉、猪肉炖粉条、鸡块炖蔓菁,一色炖菜,量大。酒杯是用的高粱酒口杯,一杯酒有二两半的样子。

        把酒倒好后,王向东说道:“今天是梁老板请客,把大家叫来就是和梁老板认识认识。梁老板以后在咱们村开矿,大家都要支持,不能各怀心思。我就不多说了,梁老板说两句?”

        这就不能推辞了。请客就要达到目的,今天单枪匹马战群雄,气势不能丢,还得把他们弄服了。梁惠凯说:“谢谢大家给面子!以后我就是咱们村的一员了,希望大家不要把我当外人。咱们正好十个人,这叫十全十美!朋友一起,皆大欢喜,今天喝酒一定要彻底!我提个议,第一杯酒咱们两口干,这叫一干二净,好事成双,行不?”

        梁惠凯的提议马上就有人反对:“这也太快了?慢点喝吧。”梁惠凯端着酒杯看着王向东,王向东也有点头大,毕竟年龄大了,早过了冲动的年龄。但是第一次吃饭要给面子呀,想想说道:“你们平时都牛哄哄的,还没开始就怂了?第一杯就按梁老板的意思,大家都干了,接下来随意。”

        边吃边唠,一杯酒下肚,梁惠凯说道:“初来乍到,我敬大家一圈。敬酒就要有诚意,一杯酒敬三个人,一圈下来我喝三杯酒。大家怎么喝?”有人说道:“你敬酒,我们当然随意了。”

        那不是明着欺负人吗?太没有策略了!王向东说:“梁老板,咱们慢慢喝。依我的意思,这一圈你干一个,大家都随意。”怕了就行,梁惠凯笑笑说:“我听领导的。”

        梁惠凯恭恭敬敬的敬了大家一圈,渐渐的气氛活跃起来。一个叫王二憨的人说道:“梁老板,听说你徒手打死两只狼,是不是会武功呀?”梁惠凯说:“武功算不上,有一把力气吧。”王二憨说道:“梁老板客气,给大家表演表演吧。”

        “好,我给大家助助兴。”梁惠凯站起来,把自己新学的三合拳耍了一遍,自认为拳拳带风,潇洒如意。但是老百姓哪能看得懂啊?只是象征性的鼓了鼓掌,稀稀落落的叫了几声好。

        既然表演,就要让大家心服口服,梁惠凯扫了一眼,见院里的墙角放着一个打铁的铁砧,估计有百十来斤重,心里一动,走了过去。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梁惠凯弯下腰,微微用力,双手把它提了起来,然后往起一抛,单手托住,连着举了十多次,面不改色心不跳,稳稳地放到了地上。

        这下把人镇住了,叫好声一片,看来徒手打死两只狼的传说果然是真的!大家看梁惠凯的眼神也不一样了,纷纷向他敬酒。梁惠凯看了一眼酒箱,已经喝了五瓶,恶虎怕群狼,再喝下去恐怕招架不住。又想到,人善被人欺,清醒的时候自己不好当二百五,喝酒了就借机耍耍混,让他们知道自己犯浑的时候不好伺候!于是,一改恭恭敬敬的神态,喝着喝着变了味,装的醉醺醺的,开始吹嘘起来。

        王二憨又来灌酒,说道:“梁老板,我敬你一个?”梁惠凯说:“行!大家第一次喝酒就不要像小媳妇一样羞羞答答、扭扭捏捏的,以后还怎么处啊?痛快点,我喝一半,你干一杯。”王二憨说:“那不公平。”梁惠凯端起酒杯,摇摇晃晃的走到他身边,说道:“你喝一杯,我干一半。”

        王二憨端起酒杯要和梁惠凯碰一下,瞬间又清醒过来,说道:“这不是一个意思嘛!”大家哄堂大笑。梁惠凯使劲拍了他肩膀一下,大着舌头说道:“看来你还没有喝多,那就该明白酒不能这么喝,大家欺负我一个人哪行?我喝半杯,你喝一杯,接下来和大家喝都这样,公平不?”

        梁惠凯手上用了力气,这一掌清脆极了,拍的王二憨直皱眉。看着梁惠凯像是喝多了的样子,王二憨不敢多说,硬撑着干了一个。喝下去后,王二憨马上眼皮就耷拉下去,坐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更不敢再张罗喝酒了。

        梁惠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哆哆嗦嗦的给自己满上酒,打个饱嗝,瞪着眼睛说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想我年纪轻轻的独自来这儿闯荡,不论是喝酒还是其他的事,还从没有怕过谁。古人有诗云:‘身后堆金拄北斗,不如生前一尊酒’,还有句话叫‘酒品见人品’,今天咱们就喝个痛快,不醉不休,谁耍滑头谁是孙子!”

        一般人的酒量也就半斤八两,梁惠凯喝得多,其他人也喝了三四两了,这么喝下去要倒下一多半。看着梁惠凯脸红脖子粗,酒前文质彬彬,谦虚有礼,酒后变得二乎乎的,这是酒风不正啊!关键是还有一身蛮力,耍起酒疯来谁惹得起?顿时没人劝酒了。

        你退我进,梁惠凯开始主动挑事,端起酒杯说道:“两位领导,感谢你们对我的照顾,我敬你们!”两人是领导,拍马屁敬酒的人自然有,所以也没少喝。再说,酒越喝越少,你们都糟蹋了,还能给我剩几瓶?王向东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梁老板,咱们意思意思行吗?都喝的不少了。”

        梁惠凯磕磕巴巴的说道:“那怎么行?我能来全靠着您了。咱们三人干一杯,才能表达我对你们的感激之情。”苏得贵笑哈哈的说道:“小梁,我替支书喝一半。但是喝了这杯不能再喝了,你喝的不少了。”梁惠凯说:“大家还没尽兴呢——好吧,我听你们的,来日方长,下次可饶不了你们。”

        这杯酒喝下去,王向东感到酒气上涌,头脑也不清楚了,站起来说道:“我可不陪你们喝了,这把老骨头受不了,我要睡觉去。”王春长也感到不胜酒力,说道:“那咱就散了吧!”两人配合的还挺好!想喝的也不能赖着了,三三两两的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