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帝加我好友在线阅读 - 第23章 烛光晚餐

第23章 烛光晚餐

        “我已经答应了同事,陪他们去喝酒了,所以……不好意思了啊,余小姐。”

        温良以这个理由打算拒绝余徽音。

        他不是一个舔狗,以前一穷二白的时候不是,现在更加不可能是。

        前些天对方已经明确拒绝了他,现在挥一挥手又让他请吃饭,这怎么可能。

        可毕竟人算不如天算,当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温良却发现肖本权他们已经不见踪影,拿出手机看了微信才知道,原来是被王翠给赶跑了。

        “良哥,对不住了,王姐让我们滚蛋,我和蒋哥他们只有先走一步,咱们改日再约!”

        王姐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温良苦笑了一下,慢慢的放下手机。

        王姐的心思他明白,无非就是想撮合他和她的这位远方表妹,只是……这完全是乱点鸳鸯谱啊。

        “你还去喝酒吗?”

        空无一人的办公区里,余徽音扭头一脸清纯的问道。

        温良默默叹了口气。

        “不知道余小姐有没有中意的餐厅?”

        ……

        丘北门。

        爱琴海岸餐厅。

        温良和余徽音坐在靠窗的位置。

        这是家西餐厅,装修氛围都很不错,桌上摆着烛台,还有老外在弹钢琴。

        这无疑是一个比较适合约会的地点,周围的客人也都是成双成对。

        随便给自己点了份牛排,温良便望向橱窗外发呆,想着赶快吃完这顿饭走人。

        “温先生,你怎么好像看起来有点不高兴?”

        点完单的余徽音将菜单递给侍者,看着温良开口道。

        温良从窗外收回目光。

        “余小姐说笑了,能够和余小姐这样的美女共度晚餐,我怎么可能会不高兴?”

        “噢?”

        余徽音微微一笑:“我在温先生眼里,真的算是一个美女吗?”

        温良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

        “当然。看看这四周,整个餐厅里的女性,就没有比余小姐更漂亮的。”

        这话要是被其他客人听到,指不定温良就要挨打,可是他倒也不完全是恭维,论姿色,余徽音在这里还真算得上是一枝独秀,气质也不输任何人。

        毕竟是模特啊。

        “温先生和每个女孩都是这么会说话吧?”

        “当然不是。”

        温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道:“我是一个老实人,从来只说实话。”

        老实人?

        要是第一次见面,余徽音倒是并不会怀疑这个说法,可是现在,对面这个男人已经在她心里被打上了虚伪腹黑奸诈等一系列的标签。

        “大哥哥、大哥哥、给这位漂亮姐姐买枝花吧。”

        突然,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跑了过来,穿着漂亮的公主裙,和外面那些饥寒交迫的流浪儿童有本质区别。

        这应该是餐厅里安排的。

        以这家餐厅的档次,不大可能会允许外面的人随便跑进来推销。

        小女孩手里捧着的都是一支支鲜红妖艳的玫瑰。

        玫瑰这花代表什么含义成年人都清楚,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送的。

        余徽音端坐在那里,脸上保持着无懈可击的弧度,没表态。

        温良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哥哥和姐姐只是朋友而已,你这花不适合我们,你去那桌,那桌的叔叔一定会买你的花的。”

        他指的那桌也是一对年轻男女,看样子也就和他差不多大,可是他却要人家小女孩喊叔叔。

        “大哥哥,你就买一朵嘛!姐姐一定会喜欢的!”

        小女孩没挪步,一双乌黑亮丽的眼睛一直盯着温良,很执着。

        温良无奈,最后只能掏钱买了一朵。

        不贵,也就十块钱。

        “谢谢大哥哥!”

        看着小姑娘欢快跑开的身影,他倒是觉得这十块钱花的也算是值得的。

        “余小姐,送给你。”

        温良拿着那支玫瑰朝余徽音递了过去。

        虽然玫瑰花语代表爱情,但大家又不是旧时代老社会的人,思想没那么保守。

        再者说他要是把这花买了却只放在桌上,或者转头扔了,那余徽音岂不是会很难堪?

        从接触到现在,温良发现这位模特小姐美则美矣,但是心胸谈不上多么宽广,女人都是报复心很强的生物,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余徽音笑容明艳的看了他一会,直到把温良看得开始有点尴尬的时候,才坐直身伸手把花接过。

        “谢谢。”

        按照道理,今天才更像是相亲应有的剧本。

        余徽音低头嗅了一下,然后把玫瑰放在了手边。

        “我还以为你会把她的花全部买下来呢。”

        温良看着又跑到另一桌跟前推销的小女孩,轻笑道:“一枝花就代表了一份浪漫,想必这餐厅让这小姑娘在这里卖花也是出于这个宗旨,我没权利去扼杀别人表达爱意的机会。”

        余徽音一怔,即使心存偏见,可对方的一番话,还真是让她有点刮目相看的意味。

        “你读理科,真的是屈才了。”

        要不是认识,她恐怕打死也不会相信这么会说话的人居然会是一个程序员。

        温良收回目光,笑着摇了摇头,看着被余徽音放在桌上的玫瑰。

        “这还是我第一次送人玫瑰。”

        “是吗?”

        余徽音眼神透着怀疑。

        “以温先生的口才和情商,我觉得应该会有很多女孩喜欢才对。别告诉我,你读书的时候没谈过恋爱。”

        “谈是谈过,可那时候,哪懂什么浪漫,并且也没这份闲钱。”

        温良眼神露出一抹回忆之色,盯着那枝玫瑰,像是想到了一些陈年往事,神色一时间透着些恍惚。

        “看来,温先生还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余徽音盯着他轻声道。

        “我那哪叫什么故事,充其量只能算是事故。”

        温良摇头一笑,从玫瑰上收回目光,也像是将思绪从往事中抽离了出来。

        他看向余徽音。

        “倒是余小姐,过去的感情生活应该非常丰富多彩吧?”

        “实不相瞒,从上学到工作,确实有很多人追过我,但是那些人要么太过幼稚,要么居心不良,都不是什么靠谱的人,与其陪他们浪费时间,不如单着。”

        余徽音平淡的说道。

        温良没怀疑她话的真实性,以她的姿色,要是没人追才有鬼了。

        “余小姐果然自强自爱,令人敬佩。”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两位点的餐到了。”

        侍者到来。

        两人开始享用这顿对彼此意味都比较独特的烛光晚餐。